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女人花-花開、花謝、花落,唱出女人的一生

作曲:陳耀川    
作詞:李安修   
演唱人:梅艷芳    
編曲:Ricky Ho
製作:李安修/陳耀川
收錄專輯:女人花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台灣藝能動音
受訪者:李安修/陳耀川
採訪撰文:梁岱琦

〈女人花〉是梅艷芳的代表作之一,唱出女人渴望愛、希望被疼惜的心情。這首歌是李安修揣摩梅艷芳心情寫下的,也是他與陳耀川在90年代,另一首搭檔創作的經典歌曲。當初得知能為梅艷芳寫歌,陳耀川就下定決心,一定要留下些什麼,才能不辜負這緣份,有了〈女人花〉後,連梅艷芳都笑說:「你們幫我寫了首得唱一輩子的歌了!」

合作前,陳耀川和李安修完全不認識梅艷芳,雖然已幫劉德華寫過歌,在他們心中,梅艷芳仍是個遙不可及的巨星,兩人抱著敬畏的心態,開始為她準備專輯。李安修從他對梅艷芳的第一印象開始想像,隱約知道她感情世界的波折,「她應該唱一首幫女人講話的歌」。專輯設定以花的一生來暗喻女人對愛的起承轉合,「梅艷芳給人敢愛敢恨、女強人的形象,但你知道她內心的感受嗎?」,李安修揣測在梅艷芳的心裡有一朵花,卻只能孤芳自賞。「這樣的感受在每個人心中都有,容易取得公約數最大的感動」,令他沒想到的是,後來梅艷芳的一生,恰巧印證了他歌詞所寫。

接下專輯製作重任時,陳耀川心裡有個疑慮,當時梅艷芳已在事業的高原期,面臨了是否該求新求變,「但我是個中肯、不是個突破型的製作人」,最後,陳耀川決定順著音樂的直覺走。決定〈女人花〉的主題後,李安修交給陳耀川一段大衛佛斯特的音樂,給他個概念,並希望未來編曲時,也能有類似的感覺。李安修透露〈女人花〉前奏開始的「花…………」,在寫歌時就已設定,甚至包括該用那些樂器、重覆幾次,他與陳耀川一起創作時,都決定好了。不過,在是否該尋求突破的壓力下,陳耀川還是寫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曲子,一個是後來採用的版本,另一個是輕快、跳動的中國式旋律。他自己無法選擇,都交給了李安修,創作夥伴覺得若要能雋永,那就是前者,另一段旋律輕快的音樂一下子就過去了,很難在聽者心裡留下共鳴。〈女人花〉的曲式是較舊式的ABA,陳耀川覺得「在我心裡,流行音樂沒有新舊之分」,有了李安修的認定,讓他對自己的創作有了比較大的信心。

即使相隔多年,陳耀川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跟梅艷芳見面,緊張到汗流浹背的情景。他們一行人受邀到梅艷芳香港半山腰上的家,一開始她抱著隻波斯貓完全不說話,陳耀川介紹專輯的前二十分鐘,現場沒半個人發言,他完全不知該不該繼續,經紀人李小麟給了個眼神,讓陳耀川繼續講,他笑說:「我那時已經發過片、上過通告,很怕現場有冷空氣,當天的氣氛就是如此,只能硬撐下去。」為了要加強印象,在聽主題歌Demo時,陳耀川和李安修會小小聲地將歌詞唱進去,一直到他們唱完了〈女人花〉,梅艷芳才開口說了第一句話:「這首歌很好聽,你們的概念很好。」陳耀川形容,那時是夏天晚上,但他和李安修緊張到外套都不敢脫,兩人早就大汗淋漓,後來梅艷芳更說:「你們的名字江湖上傳說已久,沒想到這麼年輕,接下來的歌,我們輕鬆聽就好」,隨即吩咐傭人準備晚餐,這時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女人花》專輯前後做了近兩年,陳耀川坦言,中間香港唱片公司也曾質疑這首歌會不會太舊、太老氣?但關錦鵬一聽到這首歌就表示,他很喜歡、願意執導〈女人花〉的音樂錄影帶,他的這番舉動也讓所有人都安了心。


因著〈女人花〉認識了梅艷芳,李安修形容梅艷芳其實是個真誠、好相處的人,「從助理到老闆,她對每個人都很好」。而梅艷芳打從懂事起就站在舞台上,似乎印證了「生在舞台、死在舞台」,李安修曾目睹她虛弱到得靠氧氣才上得了台,但一站舞台又完全是巨星,「註定一輩子都要在舞台上」。陳耀川記得最後一次見到梅艷芳,是在她過世前半年,那時李安修恰巧也到上海,三個人在間Lounge裡遇到,梅艷芳見到他們開心又調皮地說:「你們兩個很壞,幫我寫了首歌,害我要唱一輩子、不唱都不行!」。雖然眼見巨星閃耀又殞落令人傷感,但李安修慶幸自己能在黃金年代與梅艷芳合作,在時代的洪流中,至少留下了一首傳世的歌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