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7日 星期五

身騎白馬-世代鄉愁、唱入人心的「七字仔」古調變奏三部曲

作曲:徐佳瑩/蘇通達 作詞:徐佳瑩
演唱人:徐佳瑩
編曲/製作:蘇通達
收錄專輯:LaLa徐佳瑩首張創作專輯
出版時間:2009
出版公司:亞神
受訪者:蘇通達
採訪撰文:許麗芩

「我身騎白馬啊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唷 回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如果光聽〈身騎白馬〉這段副歌歌詞,不同世代的人眼前可能會出現不同的畫面及版本:傳統歌仔戲曲中,楊麗花在戲中扮演的薛平貴身騎白馬捲起黃沙滾滾趕回中原會王寶釧;演唱會現場中,歌仔戲小生郭春美「以不變應萬變」在電音版旋律、彩帶舞及聲光變化的迷幻舞臺中不斷重覆唱著「我身騎白馬……」七字調;電視節目「超級星光大道」比賽中,徐佳瑩以自創曲〈身騎白馬抒情版〉獲得評審滿分及滿堂彩……。一段「身騎白馬」七字古調,訴說了不同世代的鄉愁與情感記憶,也勾引出創作者滿滿的創作能量,更讓歌壇新人徐佳瑩一曲成名、獲獎無數,甚至成為2015年金曲獎入圍包括最佳女歌手等獎項的熱門奪后「黑馬」,或許,這也是原本未出道前、曾在臺中榮總擔任小護士的徐佳瑩所始料未及的吧!


    2008年,Lala徐佳瑩參加中視第三屆「超級星光大道」歌唱選秀比賽,在總決賽中以自創詞曲作品〈身騎白馬抒情版〉奪冠,她表示:「這首歌的淵源原本是我師父蘇通達曾用歌仔戲跟電音作結合,後來我們覺得滿好玩的,就想說如果把它作成流行歌,用很抒情的背景音樂去搭,不知道會是什麼感覺?然後我們就在家裡加了一些詞,師父幫忙做了迷你版編曲,重新再詮釋,剛好藉著這次機會把它發表出來」當時評審們一致好評並給予寶貴的意見,如:黃韻玲說「聽了會有想哭的衝動,尤其一位從事音樂創作的人聽到寫得這麼好的歌,會覺得很寶貝」,尤其她認為徐佳瑩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出來時非常圓潤有厚度,是很難得的天分;張宇認為她的創作「既有感情也有態度」,即使這次被淘汰也會繼續留在圈內從事幕後創作;「小胖老師」袁惟仁則是建議除了創作實力、可再加上商業頭腦,讓這首「FOR比賽」用的歌更具有流行音樂市場的實力。徐佳瑩從善如流,跟著師父蘇通達將這首〈身騎白馬抒情版〉的詞曲及編曲創作更加完善:

「我愛誰 跨不過 從來也不覺得錯
自以為 抓著痛 就能往回憶裡躲
偏執相信著 受詛咒的水晶球
阻擋可能心動的理由

我身騎白馬啊 走三關
我改換素衣唷 回中原
放下西涼沒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寶釧

而你卻 靠近了 逼我們視線交錯
原地不動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這分鐘

眼前荒沙瀰漫了等候
耳邊傳來孱弱的呼救
追趕要我愛的不保留」


      這首〈身騎白馬抒情版〉收錄在2009年發行的《LaLa徐佳瑩首張創作專輯》,徐佳瑩也因此曲獲得2009年度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十大單曲、2010年第21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並在新加坡、中國大陸、馬來西亞或Yahoo奇摩人氣大獎等音樂獎項中脫穎而出,也成為臺灣新生代流行音樂創作歌手的代表之一。

    提到〈身騎白馬〉的創作原型,曾以網路代號GTS名義作曲與編曲〈趕羚羊〉、因令人爆笑的「諧音」內容結合正經八百的交響樂而在網路上掀起Kuso風潮的音樂怪才蘇通達,向來不按牌理出牌,2007年他就曾出版專輯《我身騎白馬》,將傳統歌仔戲的七字調、十一字都馬調等以電音搖滾全新編曲,請歌仔戲演員郭春美「主唱」,並由多次入圍葛萊美獎的蕭青陽設計專輯包裝,這張融入古典與現代風格的作品果然不負眾望獲得第五十屆葛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的提名,後來這張專輯的主視覺意象更「騎」上桃園機場候機室主題牆。

    蘇通達表示「自己真的是太閒了」,才會想到要把聽來哭腔很重的歌仔戲〈身騎白馬〉變成電音搖滾版本;又再一次為了要上電視節目專訪的需要下,與徒弟徐佳瑩在短短15個小時內趕出〈身騎白馬抒情版〉的「未完成曲」(雛型),看到徒弟在比賽中演唱這首歌而獲得滿分及奪冠,他感到非常高興。在創作當時,他們其實是想做出如〈酒矸倘賣無〉融入生活叫賣語、Enigma樂團融入郭英男原住民歌謠等的效果,也把令人熟悉的歌仔戲七字調融入歌曲中,沒想到效果很好。

   「〈身騎白馬抒情版〉這首歌的編曲作法比較特別,是先從副歌開始做,兼具傳統與流行風味……」蘇通達曾在Punch Party分解編曲過程,讓人更有層次地欣賞這首歌。他表示,副歌編曲時先加入鋼琴,抓出和弦,而後加入流行音樂主要元素的BASS及具有那卡西味道的鼓,再用弦樂(小提琴、大提琴等)增加華麗感,又再加一些吉他讓歌曲感覺年輕一點。主歌部分,他希望讓它有時空交錯的感覺,「空洞又有未來感」,所以先用鋼琴和BASS等不太複雜的樂器,再加入一些金屬的聲音來增加未來感,到了第二次主歌時,則是加入電報和人聲等來變化。此外,他也在歌曲中融入嗩吶等傳統樂器,整首歌編曲完成之後,果然令人大為驚豔。

   〈身騎白馬〉這首歌不只唱入人心,也能勾起不同世代的情感記憶:它是婆婆媽媽隨口即能哼唱的老歌謠、異鄉遊子尋夢時午夜夢迴的搖籃曲、叛逆音樂人不安分靈魂的青春吶喊,甚至可以是一種穿越時空、世代對話的情感連結或療癒曲。它是傳統七字調,卻可以永遠依隨人們的心境變奏,在生活歌謠潛藏的鄉愁中,永不褪流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