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15日 星期五

時光機-與父握手言和的走心自剖

作曲:莊鵑瑛       作詞:莊鵑瑛

演唱人:莊鵑瑛

編曲:廖偉傑

製作:廖偉傑

收錄專輯:星之所向

出版時間:2017

出版公司:環球

受訪者:小球(莊鵑瑛)

採訪撰文:王景新

 

小球莊鵑瑛)從棉花糖單飛後的第一張專輯個人專輯《星之所向》,完滿地呈現小球的個性與面貌,一首自剖到令人揪心的〈時光機〉,情緒、唱詞是放肆的,唱法卻何其節制,美感不邀自來;而這麼一首聽起來很情歌的情歌,居然是為父親所寫的。

 


「我自己是單親家庭,關係時好時壞,那一陣子我爸的身體狀況不好。」小球乍聞父親罹癌,「滿大衝擊。」對於醫療方向,父女間意見相左而產生摩擦,一度被拒絕聯繫,「家裡沒有人敢幫我說話,自己心理狀態也很受挫,很擔心錯失了什麼,因為是真的很久沒聯絡。」高中起,她就一個人住外面,與父親一度淡了聯絡,為了關切癌父的病情,明明出發點是愛,兩人的關係又劍拔弩張了起來。

 

「那一天,我去了間咖啡店,看到隔壁桌媽媽跟女兒,那時候是特地去寫歌的,也沒有要偷聽,但他們講話實在太大聲,他們討論的內容居然是為什麼一直偏袒哥哥。」耳朵不像眼睛可以閉起來,關不住的耳朵無意接收了別人的家務事,聽著聽著,她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家庭狀況,「當然不是我爸偏袒我哥,比較像在同理她跟媽媽講在家庭的感受,當他們在講話的時候,打開記事本寫下歌詞。」小球邊寫邊捫心自問:「為什麼要跟父親吵架?」「怎麼那麼幼稚?」為一時的情緒,心裡深後悔,「有點像反省。」即興哼唱用iPhone錄下詞曲DEMO,再寄給製作人廖偉傑

 

「每個人一定都會遇到年輕氣盛的時候,想要跟父母溝通,可是不知道要用什麼方式,最簡單就是吵架。」兩代之間總有或深或淺的時光代溝,當父母聽不下去或兒女覺得怎麼那麼難溝通,「只會更大聲!」對小球來說,當她講話大聲所透露的訊息是:「我有很多話放在心裡很想講,可是講不出口,沒想到最後變成很難聽的話。」她坦言常跟父親吵架,尖嘴薄舌的底層實則包覆親子之愛,「可是不可能直接講『我管你是因為我愛你』,聽起來有點像情緒勒索。」作品寫活了她的後見之明,傾訴著那些不因遲到而失真的心裡話,「如果有一天可以被聽見,是一種比較柔性的方式,告訴他其實真的很愛他。」

 

進錄音室配唱,小球被悔意追趕,心情難過加崩潰,連動唱法,「剛開始直接把澎湃情緒表達出來。」這時廖偉傑扮演她口中的「拯救」角色,「他說情緒還是要抓回來,因為家人面對面的壓抑感,情感沒有這麼快流露。畫面自動就走向不是那麼容易氾濫那裡。」一曲起頭的計時音效滴答音、鐘擺聲,聽覺化了不停逝的時間,「有點像共同創作,小傑為這首歌穿上衣服。」

 

「生命中的舒適圈真的很牢固,會覺得非常幸運。」從棉花糖組團時期的沈聖哲,單飛後再與棉花糖第一張EP2375》裡〈你的力量〉編曲廖偉傑合作,小球可以專心寫詞、演唱,也從兩人身上學到不少,「小傑使用KEYBOARD,在意小細節,拍子非常精準,包辦所有編曲,由他來當整首歌的造型師;聖哲以吉他為底,直覺性強,覺得歌適合誰編就交給誰。我全然信任他們。」十幾歲一路合作,未來還要繼續擦出更多別樣的音樂火花,「本人很依賴夥伴這件事。」

 

    「有沒有時光機/把我帶回去」,如果真的有時光機,「以現在年紀會想回去父母還沒有離異的晚餐時光。」小球笑著自招記憶力比較差,很希望腦海可以一直印刻親子融洽吃飯的畫面,「比較多的印象是少一個人。」〈時光機〉一入歌即維持水平面以下、起伏無外顯的抑壓心緒,不多費力調動哀淒來敘事,直到第二遍副歌尾聲飆高音的「擁抱我和你」,歌而不哀;嫁接主、副歌的BRIDGEC段「以為時間太多/就在爭辯著/一個表面/一個輸贏/其實時間太少/只能渴望著/時光能夠回到過去」,七句,句句像自暗湧破潮而出的浪花,朵朵開在知音者的共感耳裡,獨特的鼻腔共鳴,餘韻震盪。單飛的小球又少一個人,但音緣而來的〈巴斯特耳朵〉回聲,讓她一個人不單是一個人,有共鳴的所在,星之所向。


2021年10月1日 星期五

無根的日頭花-下港人心中的一朵鄉思向陽花

作曲:蘇明淵       作詞:蘇明淵

演唱人:蘇明淵

編曲:游鎮宇

製作:蘇明淵/黃大軍

收錄專輯:善良的歹人

出版時間:2019

出版公司:紅豆娛樂

受訪者:蘇明淵

採訪撰文:王景新

 

律師歌手蘇明淵原藝名蘇兒真,曾發行《一零一次表白》等三張華語專輯、一張《懷疑的反面》EP,以及一首單曲〈台灣美樂地〉。樂壇沉寂多年,改回本名發行《善良的歹人》,一舉登上第三十一屆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歌手寶座,平了羅時豐吳宗憲伍佰蘇芮許景淳等華語歌者跨界台語,金曲稱王、封后的珠玉前例。一曲〈無根的日頭花〉,也得到台灣原創流行音樂大獎的河洛語組首獎。


 

鮮為外界所知的是,《善良的歹人》配唱製作人之一黃大軍,早在蘇明淵三年級參加歌唱比賽即列位評審席,「比賽結束還沒公布名次,大軍老師就到後台問我:『想不想出唱片?』」專輯籌備之初,除卻年輕一輩的新樂手,他力邀當年提攜進入樂壇的恩師黃大軍擔綱配唱製作,「配唱製作人不是製作人,也不是錄音師,是要陪歌手關在配唱室錄音的。」於是不做二想,找回最懂他聲線的人。

 

幾度在配唱過程,再次面對那如父、如師的存在,年少時代陪著追夢的往事前塵,歷歷如繪,華語歌手時期磕磕碰碰的挫折,也一併迎面來襲,蘇明淵不斷自問:「為什麼還要再回來?失敗還要再回來?不會再失敗嗎?」不確定感跟過往交雜拉扯,本該最理性的律師,也免不了天人交戰的內心糾結。蘇明淵多次把配唱間的窗簾拉起來,隔開黃大軍的視線,「因為我在裡面哭。大軍老師不只一次問:『明淵怎麼突然停了?怎麼有奇怪的聲音?』一次還問:『怎麼這麼快就哭?我們還有一大段還沒唱耶!』」面對茫然未知,自認個性滿ㄍㄧㄥ的也忍不住淚崩,還原為一個期待被聽見、被理解、被肯定的新人。

 

想是基因中念舊、重情又惜緣使然,蘇明淵的鄉思之情,盛開成一朵自帶清香〈無根的日頭花〉。「我是高雄人,在台南一中讀書,班上大概有三分之二,甚至四分之三的同學都到北部念大學。」蘇明淵猶憶參加大學聯招那年,全國只有七所大學設有法律系,除了東海大學,其它全在台北。考上輔大法律系後,「沒想到高中畢業到台北,一來就三十幾年沒回去了。」

 

思憶老家的人之常情,同時摻雜未能承歡父母膝下的內疚,「覺得自己很不應該,離鄉背井這麼久,沒辦法跟他們一起生活。」蘇明淵於是把自己比作向日葵,「花對著太陽轉,即便把根剪斷還是一樣,我的心就好像向日葵,還是會朝向家鄉的方向。」蘇明淵尋根之旅,從味道出發,起南風的時/若聞著故鄉的味緊接著曬粟仔/烘龍眼/懷念的氣味更具象化氣味來處牽動他方遊子的愁緒,也與其後頭毛猶未白/就聞無鄉愁的味相輔而行;神來一筆末段詞我雄雄才覺悟/已經佇遮/落地生根恰巧進錄音室前才收筆,日久他鄉變故鄉,離愁也能有更積極且延伸的出路。

 

「有了年紀以後,不該再用外貌吸引人。」過去當華語歌手時,專輯封面、內頁都是蘇明淵的照片台語專輯的內頁張個人照都沒有,改由陳妍樺執筆繪製插畫替代蘇明淵意在純粹,不必太多皮相包裝堆疊,訴求把焦點回歸音樂,讓歌曲聲明心跡。《善良的歹人》封面一幀打領帶的吉他插畫,領帶圖解蘇明淵乃專業律師;吉他則圖示歌手魂,「第二張也是一樣,每一首歌會有特別的插圖。」

 

   「目前也不曉得新專輯成績會怎麼樣,大家愛不愛聽?」蘇明淵自承在歌壇的還要學習、擴展空間還很大,沒設想新輯以外的事。但喜歡唱現場的他也自認,與觀眾面對面互動交流時,歌喉爆發力、穿透力,遠比錄音室錄的聲音還要大、還要好,「進錄音室有太多牽絆,不敢唱那麼放,或多或少跟現場比起來失真」。即將面世的第二張嘗試一首單曲僅一把吉他配人聲,無修飾唱法,要讓錄音室內外的他,觸動人心的能量趨近一致。

2021年9月24日 星期五

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的說著你愛我-像極了愛情的原鄉告白

作曲:舒米恩       作詞:舒米恩

演唱人:舒米恩

編曲:舒米恩

製作:舒米恩

收錄專輯:阿米斯AMIS

出版時間:2012

出版公司:彎的音樂

受訪者:舒米恩

採訪撰文:王景新

 

Suming這什麼歌?是抗議的嗎?」就因為這歌長得跟常聽見的抗議歌曲太不相類,舒米恩才會收到不少雷同的問句。第二張專輯的封面照坦裸相見,化身為一位部落武士,全阿美族語的專輯,藏了一首歌名長達十六字的華語歌〈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的說著你愛我〉,用情歌的外衣讓內襯的環保訴求更容易被一般社會大眾接受,BOSSA NOVA的曲風彷彿歌一下,都蘭海灘的風覿面就來。

 



「離開東部到西半部,社會運動音樂給我的觀感呈現憤怒,結合METAL(重金屬音樂),激起更多情緒。」這樣的音樂形式明確表達訴求沒錯,對外圍人士卻產生一種抽離感,往往甚至慷慨激昂到讓人有點害怕,不願靠近,「無法觸及更多人接近議題,內聚也沒法引起更多社會共鳴。」還好大家都愛聽情歌,此前,同樣奔走社運的原民歌手前輩巴奈Panai Kusui),已經豎立溫柔而堅定的不合作慢歌招牌,舒米恩視為精神領袖,「她的表達方式影響了我。」於是試著將原鄉都蘭的風土擬人化巧手捏造,以音樂賦形定格。

 

曲式採BOSSA NOVA和弦進行,「音樂是舒服的,沒有攻擊性。」千禧年初葉,舒米恩在那時候剛剛接觸這樣的曲風,從模仿開始,再找到熟悉的和絃,揣起木吉他,譜上旋律跟歌詞。主歌首二句寫景,第三句「不知以後/又誰帶來問候」語氣急轉,第四句「紛擾太多呼嘯而過/由我來保守」當中的「」是都蘭也是歌者,人與鄉,二合一。

 

時任圖騰樂團主唱的舒米恩,這歌寫完先放著,天曉得一放竟壓了十年。直到企劃第二張個人專輯,以守護大地的部落武士為發想,〈別在都蘭的土地上輕易的說著你愛我〉才復見天日,被收錄進來,鐵漢柔情叩問聽眾,他對家園的赤誠,像極了愛情。

 

為家鄉寫歌不難,該如何正確命名卻很燒腦,「只取幾個段落都沒辦法一下子知道這歌要表達什麼。」簡稱〈別在都蘭〉又有台語「賭爛」的不雅諧音,皆非他初心所想表達,未免歪掉,剛好多達十六字副歌首句係HOOK,最後索性整句當作歌名。

 

舒米恩的音樂從來就不是閉門造車,而是接地氣緊貼時代,生猛且新鮮,自然而然開花結果。翻開他的音樂歷程,對於各項社會運動幾乎無役不與,無論是與原住民有關的美麗灣渡假村爭議和都蘭ATT、與原民無涉的大埔事件,再到各地的古蹟保存運動,都可見他身影穿梭。

 

舒米恩對音樂認真執著又勇於創新、跨界,從他第一張專輯《Suming》即跟業界編曲老師學電音,單飛出道那年,韓國流行音樂旋風席捲全球,舒米恩把危機當轉機,他發現台灣聽眾願意賞聽不一樣的語言,「有多少人願意聽到阿美族語,我對這很感興趣。」他把順應潮流的電音編曲當作接觸大眾的工具,也讓傳統族語披上了新外衣,粉墨上場。

 

     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原於十一月中旬舉辦的「阿米斯音樂節」取消,舒米恩言談間難掩失落;不過,他的個人專場「Bondadaing 節奏進行式」巡迴演唱會仍將於 兩地舉行,「昨天才改掉一半的曲目,對工作夥伴很不好意思,尤其是做視訊、編曲的。」本原的新歌演唱會,因為改變世界的疫情,有了意外沉澱的空間;再出發的Suming,歷經這許多,想必也與前不同了。惟可確知,他篤愛都蘭的心,與前相同。

2021年9月17日 星期五

殺破狼-大起大落的人生命格

作曲:陳忠義       作詞:陳忠義

演唱人:JS

編曲:陳飛午

製作:陳忠義

收錄專輯:遇見未來

出版時間:2004

出版公司:華研唱片

受訪者:陳忠義

採訪撰文:梁岱琦

 

〈殺破狼〉是改編自電玩的電視劇《仙劍奇俠傳》主題曲,當時隨著電視劇的傳播威力,成為許多九零年後誕生的年輕人,認識JS的第一首歌曲。回想起創作〈殺破狼〉的過程,陳忠義體會到製作專輯和自由創作是兩件截然不同的事,當時他在唱片公司老闆的要求下,努力試圖要寫出具市場性的主打歌,但一直不成功,直到交出〈殺破狼〉才達標,誕生了JS專輯《遇見未來》的第一首主打歌。

 

2021年9月10日 星期五

我回來了-新蔡旻佑以龐克搖滾推翻舊形象

作曲:蔡旻佑       作詞:蔡旻佑

演唱人:蔡旻佑

編曲:Skot Suyama

製作:莊至偉/蔡旻佑

收錄專輯:搜尋蔡旻佑

出版時間:2008

出版公司:嘉瑪音樂/Sony BMG

受訪者:蔡旻佑

採訪撰文:王景新

 

「當年Sony BMG企宣團隊經過一番掙扎,最後問我:『確定要這樣做?』才促成第一波主打〈我回來了〉。」第一張專輯同名歌曲〈我可以〉,唱響蔡旻佑這位亮眼金曲新人的名字,原以為他會安穩地走上新一代情歌王子路數,誰也算不出,他第二張專輯的第一首歌〈我回來了〉除了宣告回歸,更以龐克搖滾曲風,自證只有蔡旻佑能夠超越蔡旻佑

 

2021年8月30日 星期一

說到愛-可無違和療癒後疫情今人的先知之作

作曲:蔡健雅       作詞:葛大為

演唱人:蔡健雅

編曲:蔡健雅

製作:蔡健雅

收錄專輯:說到愛

出版時間:2011

出版公司:亞神

受訪者:葛大為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20年,一場改變世界的疫情,人們減少群聚,卻斷不了音樂這需求,數位串流迎來新一波高峰。引頸渴盼第一時間無時差聽新歌之餘,也不免回頭聽聽舊歌找共感;回聽蔡健雅《說到愛》專輯同名歌,「世界收起了笑容/似乎想提醒我些什麼」,才驚嘆這即是可無違和療癒後疫情今人的先知作。

2021年8月20日 星期五

美麗笨女人-以母親為原型的情歌

作曲:吳旭文       作詞:吳旭文

演唱人:李玟

編曲:江建民

製作:吳旭文

收錄專輯:DiDaDi 暗示

出版時間:1998

出版公司:新力哥倫比亞音樂股份有限公司

受訪者:吳旭文

採訪撰文:葉俊甫

 

以吉他撥弦聲入歌,輕喊的人聲揭開序幕,李玟用緩緩略帶慵懶,在R&BBLUES的曲調中吟唱,時而激昂高亢、時而低沉傾訴,娓娓道來一個女子的心情,這首〈美麗笨女人〉讓李玟展現出與以往不同的演唱風格,獨特唱腔味道十足,令人印象深刻身兼詞曲創作與製作人的吳旭文笑說,「這是一首會勾人的作品,即使在當年不是專輯前三主打,但一直到現在,還是很多人喜歡這首作品。」

 

吳旭文老師於2019年受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