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下一個天亮-尋回相愛的初衷

作曲:陳小霞
作詞:姚若龍 
演唱人:郭靜
編曲:洪敬堯/謝明祥
製作:陳俊廷
收錄專輯:下一個天亮
出版時間:2008
出版公司:福茂
受訪者:姚若龍陳小霞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7年,一個有著鄰家女孩氣質的清新大女孩,在iPhone一代開始改變人際關係的當時,以純情歌頂住人心最純粹的純真,高唱我不想忘記你,成功吸引注目。隔年,下一個天亮》,以「國民純愛女聲──點亮下一個情歌盛世」做為專輯標語,同名歌曲更入圍第20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回頭再聽下一個天亮,不得不再次讚嘆作詞者姚若龍深厚的創作功力,歌曲其實是在描寫情侶吵架(超載的心)或冷戰(有些積雪會自己融化)後,仍不願失去彼此,期盼尋回相愛初衷的純情歌。但,歌詞從頭到尾並沒有出現任何負面情緒的字眼,反而都是明亮、乾淨而耽美的字詞;尤其,歌曲最後一句「和飄著雨,還是眺望的眼光」與歌名下一個天亮首尾呼應。回顧過往,下一個天亮並不是流行歌曲僅見的寫法,永遠相信等也有類似的創意;然而,下一個天亮掌握了年輕世代的語法,不致落入八股文言的窠臼,是獨到之處。


  姚若龍與陳小霞的詞曲搭檔,孕育無數好歌。姚若龍自剖:「我覺得我和小霞姊的合作默契,很大一部分奠基於我們都喜歡用內斂方式來處理感情,而且我們雖然都是有主見的人,但卻給予對方很大的空間進行專業上的判斷。因此我們從來不曾爭執,一直合作愉快。」下一個天亮也是姚若龍、陳小霞與郭靜的第一次合作,之後陸續有了在樹上唱歌每一天都不同下一個奇蹟回憶的閣樓最精彩的豔遇,譜出他們與郭靜的第一個十年。

  姚若龍憶及,福茂唱片製作部來為郭靜邀歌,「我覺得當時的郭靜唱歌很內斂,臉上表情不多,所以猜測她是個倔強,不服輸的人,並根據這點幫她設計了下一個天亮的歌詞。」此外,姚若龍對她那時一頭濃密的捲髮印象深刻,於是有了歌詞中我喜歡我飛舞的長髮,和飄著雨還是眺望的眼光這樣的句子;前後大約花了一天蒐集資料、研究歌手特性、發想歌詞,再花了半天完成歌詞創作。

  分析下一個天亮創作概念,姚若龍指出,人是情緒的動物,所以人與人的相處極度微妙與複雜,這也導致人與人的溝通經常不完全,甚至誤會叢生;特別是倔強的人,更容易遭到誤解,受到傷害。「所以當我們遇到一個雖然不完全了解我們,卻還願意一直陪伴,努力傾聽的人,應該感謝他試著去懂,而不是埋怨他不懂,這是下一個天亮想傳達的。」姚若龍進一步分析,在表現手法上,採用了比較開放式寫法,不去設計一條清楚故事線,而是剪輯了幾個場景,營造情境讓聽者投射自己的故事和想像。姚若龍也分享一段往事,當年他出道不久曾經收到唱片公司轉交的聽眾來信,「她感謝我寫的某首歌,讓她在一段辛苦的感情生活,找到新觀點,並有了做決定的勇氣。這讓我體會到流行音樂的影響力,此後盡可能在作品裡傳遞出溫暖與釋然。」

  近年,不少詞曲工作者走向幕前,姚若龍多年來極其低調的作風,堪稱異數;嘗試Google他的照片,顯示的卻都是姚謙。他表示,「人如其歌」是流行音樂行銷上最有力量的方式之一,而填詞是幕後工作,「我的使命是為歌手設計適合的態度與故事,讓歌詞像歌手親身經歷,聽眾完全投入歌手說的故事,產生共鳴。」他強調,聽歌的人對他越沒有印象,他就越能為形形色色的歌手打造專屬歌詞,讓聽眾信服,沒有違和感。「我不希望當聽眾在欣賞一首與我的性別、年齡、個性都南轅北轍的歌手創作的歌詞時,因為對我的既定印象干擾他們投入和相信歌手說的故事中。」低調,是姚若龍希望把工作做好,不要被定型,所採取的選擇。

  相較於姚若龍寫下一個天亮前,已經先深入了解郭靜的個性與形象,陳小霞則完全靠姚若龍的詞來譜曲,用適合的音符靈活歌詞

  陳小霞表示,下一個天亮先有歌詞,「我譜曲的時候,沒有郭靜,或者任何歌手形象存在腦海。」因此,陳小霞很單純地面對歌詞給她的感覺,花了四五個小時坐在鋼琴前面,慢慢地把這份感覺形塑出來。有趣的是,陳小霞當時還感冒,demo錄得像鬼哭一樣,正好福茂急著向她邀郭靜的歌,就把這首demo交給他們。「當時還再三叮嚀他們,我的demo很粗糙,忍耐點聽,若不適合別客氣就退稿吧。」沒想到,隔天福茂就打電話來說,要用下一個天亮,陳小霞嚇了一跳。

  陳小霞說,她欣賞郭靜的聲音,「她唱歌一直進步,狀態非常好。」福茂唱片很積極地幫她找歌、邀歌,「每次郭靜專輯開案,他們都會跟我邀歌,其實我寫給她唱過的幾首歌,每首都長得不太一樣。」陳小霞覺得,下一個天亮滿幸運的,歪打正著讓郭靜唱紅,「於是我對這女孩的聲音就比較了解,對她有更多想法,從音域、音色,甚至唱什麼韻腳會特別有魅力。」對歌手有深一層了解後,陳小霞就想給郭靜一首考驗唱功的歌曲,就是下一個天亮其後的在樹上唱歌

  陳小霞指出,在樹上唱歌聽來簡單、輕快,實際上是不好唱的歌,「需要技巧才能駕馭,郭靜唱得很好,歌曲律動和真假音轉換,都展現扎實唱功。〈在樹上唱歌〉,也讓陳小霞榮獲第二十一屆金曲獎最佳作曲獎。

  陳小霞自認是很「生活」的作曲人。「當創作動機『純粹』,自然作品也就會呈現那份質地,我不會在創作的時候想著要多炫多厲害,玩什麼花樣,給歌詞穿對衣服,就會自然流暢,而且沒得改,這就是最難的『剛剛好』。」陳小霞認為,能夠做到這樣,就會是最好的作品;與姚若龍不謀而合。

  此外,出版過個人專輯的陳小霞表示,身為作曲人,出專輯並不是一件必要、非做不可的事情,「把歌寫好,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是否還會有新專輯,她瀟灑回:「做好就發,沒做好就不發,隨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