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路邊野花不要採-鄧麗君海外巡演故意不唱的歌

作曲:李俊雄 作詞:林煌坤
演唱人:鄧麗君
編曲:楊道火
製作:李俊雄
收錄專輯:少年愛姑娘、誰是心上人
出版時間:1973
出版公司:麗風
受訪者:林煌坤
採訪撰文:王景新

  早在1973年,華語樂壇的「台馬」交流就有了成績,一首馬來西亞音樂人李俊雄譜曲與台灣音樂人林煌坤作詞,共同交織的輕快動人小調樂曲〈路邊野花不要採〉。以野花比喻出軌暗香,期盼心上人能珍惜舊情,切莫變了真心。

  林煌坤回憶,有一段時間,他常陪著鄧麗君跑碼頭,到海外各地的夜總會演出,了解各地華人對歌曲的喜好和反應;那時候畢竟沒有網路可以藉由點閱次數作為歌曲受歡迎程度的參考依據,必須現場實地檢視。他說,鄧麗君登台時會刻意不唱〈路邊野花不要採〉,「當時曼谷西貢大街小巷都在唱。」歌者故意不唱,反而激起了觀眾不斷地鼓譟起鬨點歌,於是〈路邊野花不要採〉就成為鄧麗君海外巡演時必唱的壓軸安可曲;「千萬不要把我來忘懷。」彷彿洗腦般貼合的詞曲,搭配歌者眉宇與肢體的風韻流轉,搔首弄姿讓人無法忘記,更成為後來紅包場國歌。

  林煌坤說,已故東南亞唱片大亨黃連振一手在馬來西亞催生麗風唱片,網羅了許多吉隆坡新加坡香港等地歌手到麗風旗下,鄧麗君就是其中之一。鄧麗君當時已然是演唱小調歌曲的第一把交椅,黃連振苦思該如何讓她有所突破、更上層樓,「他從吉隆坡打電話給我,說鄧麗君還是唱小調比較好,但要現代感的小調。」黃連振還說,除了歌詞要現代一點,他還要做一個創舉:讓彼時馬來西亞的新銳作曲家李俊雄來譜曲。當時台灣已是流行音樂的搖籃,人才濟濟,黃連振要締造台馬音樂交流的第一個代表作。林煌坤於是把1970年代的時代感忠實地反映在〈路邊野花不要採〉。根據統計,1970年時台灣五萬人以上都市數五十六個,到了1980年暴增到七十四個,證明1970年到1980年這十年,是台灣都市化的關鍵十年。〈路邊野花不要採〉破題就寫送你送到小村外」,當時許多南部農村青年紛紛到都市打拚,這歌開頭表明了時空背景;都市化對傳統愛情的改變在這歌一覽無遺:女友或老婆給要到台北發展的心上人愛的叮嚀、交代。

  「當時沒有這種寫法。」林煌坤成功在歌詞裡留住了當代歷史。

  歌詞完成之後,再透過長途電話由林煌坤一字一字地把歌詞告訴李俊雄譜曲。都說老歌含蓄,〈路邊野花不要採〉的確如此,以野花比喻第三者,優美而大器;歌詞出發點都以第一人稱出發,表達一種請求之意,這與後來類似歌曲都以第二人稱指責口吻相當不同。林煌坤說,他筆下的〈路邊野花不要採〉是一種含蓄的愛情,「沒有任何責備,只是一種心聲表達,愛濃沒怨尤。」

  林煌坤表示,他寫的歌曲大都在一開始就知道要給誰唱,所以可以依照歌手的形象與氣口來量身打造;但也有例外,像是他的處女作〈往事只能回味〉,讓他一炮而紅,晉升大牌作詞家;但這首歌卻是他用最短時間完成的,原來是當年他擔任劉家昌的副導,在片場聽劉家昌哼哼唱唱便毛遂自薦寫詞,由於在片場已經聽熟了旋律,歌詞便文思泉湧、手到擒來。1970年開始寫詞的他,寫了十幾年也曾刻意放慢速度,只為了垂釣更好的靈感。那幾年,他的好友瓊瑤好詞不斷,以月亮、花朵妙喻愛情的〈月朦朧鳥朦朧〉、〈金盞花〉等文藝氣息的歌曲,讓他深深折服在她的筆觸。他也不惶多讓,在爬了好幾次觀音山後,寫出了鳳飛飛演唱的〈相思爬上心底〉,力求語法創新。

  林煌坤目前已是古來稀的年歲,享受著含飴弄孫的天倫樂,每天接送孫子上下學,是他最大的樂趣。回顧曾與鄧麗君鳳飛飛這兩大巨星的合作,他說,兩位巨星有不少共同特徵,像是對交友非常謹慎,也都非常潔身自愛;他也分享兩大巨星的不同之處:鳳飛飛台上比較活潑,台下話不多;鄧麗君正好相反,台上省話,台下反而比較健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