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彼卡皮箱-向港都夜雨以及那些異鄉打拚人致敬

作曲:謝銘祐       作詞:謝銘祐
演唱人:謝銘祐
編曲:黃中岳
製作:謝銘祐
收錄專輯:舊年
出版時間:2016
出版公司:三川娛樂
受訪者:謝銘祐
採訪撰文:王景新

    描寫鄉村青年懷抱滿腔理想到都市打拚闖蕩的台語歌,可以在林強〈向前走〉、羅大佑〈火車〉一覽無遺,可惜真實人生永遠不會只有光明面,異鄉人出外失意的低迴心聲,1958呂傳梓作詞、楊三郎譜曲的台語老歌〈港都夜雨〉是重中之重;2016年底,兩屆金曲獎台語歌王謝銘祐詞曲〈彼卡皮箱〉唱出當代小人物對茫茫前途的辛酸,以及對原鄉的思念。

    謝銘祐外型黝黑,常著一身汗衫、拖鞋,草根氣息濃厚,自稱「府城流浪漢」(同時也是他臉書粉絲專頁名稱),唱起台語歌氣口淳厚而地道,不是洪榮宏羅時豐那種台語傳統演歌型美聲;亦非林強伍佰那樣帶點叛逆、反骨的搖滾台客煙嗓。他自成一格,歌聲帶著滄桑,富含濃濃的感情,渲染力十足。或許因為曾擔任十餘年國語流行歌詞曲創作者、製作人,他的台語歌從編曲就聽得出來不走傳統那卡西,作品也不沾菸酒風塵味,多的是對這片土地的關懷與人性的觀察。

    翻開劉德華梅艷芳游鴻明施文彬許茹芸動力火車陳潔儀等大牌歌手昔日作品,謝銘祐貢獻了不少詞曲並擔綱製作,其中不乏主打歌曲。2000年,謝銘祐台北搬回台南,做自己想做的音樂,從主流出走。謝銘祐自述,當時持續市場模式任務型寫歌,「當我覺得寫第一首與第一百首差別很小時,再加上數位化的風暴將至、台灣法規跟不上,就知道該脫離了。」他進一步說明,不管是公播收費標準或卡拉OK代理收費等,來到作者手上的百分比一直不明確,唱片版權至少有明定5.4%;另外唱片公司買斷版權的違法習慣依舊,未來不同平台以及載體收費標準是否該修法?「對不熟稔法律與理財的創作人而言,現狀都不是很友善!」

    此一時、彼一時,謝銘祐當年從國語流行歌曲幕後出走,如今成為當代台語主流要角,還加封兩屆金曲歌王;歌壇多的是先走幕前再轉幕後,像他這樣幕後十多年再轉幕前,又能唱出這番成績,一步一腳印寫下了華語歌壇一頁驚奇。

    謝銘祐分享,〈彼卡皮箱〉先有曲才填詞,「日本人貫通南北(鐵路、台一線)台灣才真的連線了!這歌寫台灣政經重心自南而北後,南台灣的年輕人注定都必須離鄉背井、北上尋找更好工作機會的慣性悲情。曲子受到台語老歌港都夜雨啟迪,「當年楊三郎先生寫的是基隆港,但早期的年輕人將它代換成南部的港口。我大學時代打工,偶而到三重埔麵攤、海產攤吃宵夜,常聽到鄰桌青年們哽咽地齊唱這首歌,彼卡皮箱的詞曲也有了依循。」謝銘祐解析,Rock(搖滾)曲風的〈彼卡皮箱〉,先以單把電吉他訴說其異鄉孤苦奮鬥的無依無靠,再輔以band sound與絃樂交融;歌曲尾聲編曲還置入〈港都夜雨〉主歌伊始的十四個音,營造一種未完待續的餘韻。

    彼卡皮箱〉主歌第一段歌詞末唱著為前途,陪孤單假勇,由謝銘祐這樣中年男子唱來,格外令人心疼男人為了生計而戴上堅強假面的無奈;主歌第二段第二行未來是河,我泅啊泅加乘副歌第一句空空的彼卡皮箱,破毋成樣精準地呼應了由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帶起的「魯蛇風」,寫活了都市居大不易的現實,讓魯蛇世代不只是虛無與憤怒,更有柔弱的一面。對此,謝銘祐認為魯蛇是現代專有名詞,以前一般人機會渺然,沒時間當魯蛇,只能傻傻地往前,「我從高中就開始打工賺生活費、學費,進製作圈由學徒當起,不知魯蛇為何?」誠然,奮鬥的過程,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嘗過魯蛇的滋味,這時候,歌曲就是一帖帖的良藥,讓無可奉告的心事,有了宣洩的出口。

        謝銘祐〈彼卡皮箱〉的創作歷程,也可以再次確定創作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他大學時代在三重埔麵攤瞥見異鄉年輕人哽咽齊唱〈港都夜雨〉,那畫面、那聲音,不斷地隨著時間在他腦海裡發酵、萌芽,最終成就了一首向〈港都夜雨〉以及那些異鄉打拚人致敬的〈彼卡皮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