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30日 星期五

花若離枝-典雅間訴盡女性情衷

作曲:陳小霞
作詞:蔡振南   
演唱人:蘇芮    
編曲:林慧玲/江孝文
製作:蔡振南
收錄專輯:花若離枝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豐華
受訪者:陳小霞/蔡振南
採訪撰文:葉俊甫/梁岱琦


典雅的詞作,用短短的103字,充溢著濃厚的古意詩味,在優雅流暢的曲調中,傳遞著無奈的女人心情,由原本唱西洋搖滾出身的蘇芮,盪氣迴腸地詮釋著「望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乎你,世間冷暖情為貴,寒冬也會變春天……這首由蔡振南、陳小霞聯手打造的〈花若離枝〉,不僅展現了台語歌曲古典的韻味,也成就另一首台語經典。


蘇芮什麼類型的歌都唱過,唯獨沒唱過台語歌,透過豐華唱片的牽線,找上了蔡振南。一開始,蔡振南要求考慮三個月,三個月後,他拿著一張A4的紙,跟同樣的人開會,這張A4紙上就印著〈花若離枝〉的歌詞。其實,這三個月裡,蔡振南都在苦思什麼樣的台語歌適合蘇芮,雖然交了功課,但他也直白的說,「如果不喜歡,找別人沒關係」。〈花若離枝〉歌詞是典雅的台語文,「這些文言文,我不覺得他們看得懂」,沒想到豐華唱片包括陳復明等高層都很喜歡,當下就敲定了合作。

歌詞已經寫好,曲也完成了約三分之一,但當時蔡振南忙著拍戲,他決定找陳小霞幫忙,「小霞是個獨立的創作者,沒有受到市場的扭曲,跟我很合」。陳小霞則記得,當初蔡振南打電話跟她邀歌,表示要給蘇芮唱,她還納悶地問「南哥你要寫國語?」蔡振南回說不是,是要寫台語歌,陳小霞又發出疑問,「蘇芮會唱台語?」蔡振南哈哈大笑回說,「蘇芮的台語溜得很!」

「感情不是只有愛、恨」,蔡振南說,「〈花若離枝〉是要奉勸天下男性,世間沒有兩全其美的事」。花若離枝隨蓮去、擱開已經無同時。葉若落土隨黃去、擱發已經無同位。」,蔡振南以花開花謝隱喻感情該把握當下;「紅花無香味、香花亦無紅豔時」,蔡振南寫出他的觀察,通常紅艷的花朵都無香氣,只有白花需靠香氣來招蜂引蝶,紅艷的花不香、芬芳的花不艷,就像人是無法十全十美般。

蔡振南還在歌詞裡引用了台語俗諺,「一肩擔雞雙頭啼,他解釋,「以前都以扁擔挑著雞去賣,一邊雞叫了,另一頭的雞一定也跟著叫」,用來比喻左右為難,蔡振南在歌裡巧妙引用了這句諺語,寫出男人想腳踏兩條船的貪心。不願意說我愛你,但願將魂魄交給你,情感濃烈卻不佔有,則是蔡振南表達的方式,〈花若離枝〉歌詞很短,但每句拆解開來,都富含深深的寓意。

蔡振南以七言絕句寫歌詞,因為七字是最古典形式,文字光用吟唱的就很好聽。但這樣的歌詞卻給了陳小霞難題。「要避開傳統七字調給人的印象」,陳小霞說,很多歌仔戲都是七字調,這樣的形式很容易譜出對照的旋律,所以她在看到歌詞花若離枝隨蓮去」、「擱開已經無同時的時候,就決定拆解開歌詞,從韻腳、或是從段落去分解,譜曲時會把句子拆成像是花若離枝、隨蓮去」、「擱開已經、無同時,來避免譜出對仗的曲子,儘量不要聽起來像傳統的歌仔戲七字調。

〈花若離枝〉的曲子花了整整四天才完成,陳小霞在鋼琴前絞盡腦汁,反覆地成立再推翻,陳小霞說,「遇到困難和瓶頸,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在譜曲的過程中,無法期待可以等到甚麼、碰到甚麼,但前提是過程中,你得不停不停地付出努力,也許靈感的小精靈會忽然就在你肩膀上了。」

陳小霞譜曲時,寫了兩個版本:一個是音域稍微窄一點,另一個就是現在大家聽到的版本。身為製作人的蔡振南認為,歌曲有兩種,一種是讓人學的、一種則是讓人聽的。陳小霞的兩個版本各為11度及13度音,「最後我們一致選了音域達13度音的,決定〈花若離枝〉是給人聽、不是給人唱的」,蔡振南說。

蘇芮是位眾所皆知的超級唱將,但〈花若離枝〉卻讓她在錄音室裡磨了11個鐘頭,破了自己的記錄。蔡振南希望蘇芮能捨棄慣用的唱法,「改掉她吃重口味的習慣」,一再要她「輕輕唱、再收、再收、再收一點」。最後還出動了紅酒,在錄音室裡講故事給蘇芮聽,帶領她進入歌曲的情境。蔡振南不好意思說,「聽說她以前一首歌頂多兩小時就唱完」,唱片公司的人都笑稱,蘇芮這次是「胭脂馬拄到關老爺」。不過,蘇芮對被磨了這麼久,一點也不以為意,當終於OK時,還一再對蔡振南說,「阿南啊,不好你一定要跟我說,不用客氣」!

     談起跟蔡振南的合作,陳小霞笑說「他很可愛。他打給我的電話中永遠講國語,而我永遠跟他講台語,因為我覺得他講台語很好聽,可是他電話裡偏偏只跟我說國語,也許他覺得我講國語比較自在。」陳小霞記起,有一年蔡振南找她合作寫歌給侯孝賢唱,但我們一直是打電話溝通,沒有真正當面談過,一直到有一天蔡振南到錄音室探班,結果他居然跟陳小霞一樣,穿著T恤、POLO衫、背著一個書包就來了。
    
     〈花若離枝〉讓首度唱台語的蘇芮,拿到金曲獎最佳方言女演唱人獎、有趣的是,同年的最佳方言男演唱人則是蔡振南。而蔡振南也以〈花若離枝〉打敗眾多國語流行歌曲,奪下最佳作詞人獎。多年後回想,蔡振南很感謝當時的豐華唱片,在唱片製作過程裡,完全不干涉,放手讓他做,直到現在他仍很感動,「能遇到這麼相信音樂的人」。

〈花若離枝〉對陳小霞最重要的意義則是,這是她與最欣賞的台灣男人、音樂人蔡振南的第一次正式合作!另外,〈花若離枝〉也終結了陳小霞一個遺憾,「我怎麼可以沒有幫蘇芮這麼好的歌手寫過歌?我一定要跟她合作!而且這一合作就是台語歌,我覺得相當地榮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