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2日 星期五

傀儡尪仔-芸芸眾生在面對生活磨難時的無奈與感受

作曲:陳小霞 
作詞:曹麗娟
演唱人:陳小霞
編曲:王豫民 
製作:陳小霞 
收錄專輯:大腳姊仔
出版時間:1991
出版公司:科藝百代
受訪者:陳小霞
撰文:王承偉

陳小霞的作品一向在國語樂壇俱備鮮明的旗幟,獨有的音律結構,如夏夜綻放的一縷幽香,常讓愛樂者不自覺的被吸引,駐足不忍離去。她不是多產型的創作者,卻每每出手,即能在樂迷間引起極大的關注與迴響。從劉文正和金韻獎時代即開始投身創作,陳小霞以創作及製作人的身份一路前行,然而一次的因緣際會,卻讓她走向幕前,而有機會成為一位歌聲與形象都極為鮮明的唱片歌手。


80年代末期,老牌英國唱片公司EMI科藝百代,在經過多年代理的營銷方式後,終於在台灣成立直營分公司。歌手齊秦是首任總監,而好友陳小霞也被延攬成為當時的製作經理。陳小霞回想起那段短暫的白領歲月,直呼一點也不喜歡身兼大量行政工作的管理職!對於過慣自由自在生活,而又熱愛創作的陳小霞而言,體制內固定上下班的工作,如同囚鳥般的將創作的靈魂關進牢籠,心靈與體能的桎錮,讓陳小霞只能利用下班後到深夜零碎的時間,把自己放逐在MIDI室,寫歌寫到天亮才能夠回家。對於陳小霞而言,創作是心靈的出口,一生的職志,無法專注的寫歌,讓她像是一尾離開海洋的魚,難受的無法自在的泅泳呼吸,久而久之,陳小霞的身心都疲累不堪,她覺得越來越不像熟識的自己。

然而命運之神總在關鍵時刻有著巧妙的安排,一次偶然的機會,陳小霞所寫的台語歌恰巧被總監齊秦聽到,他覺得陳小霞所寫的台語歌很有自己的特殊風格,由於當時EMI剛在台成立不久,極需在發片的類型展現多元化的風格,因此齊秦便遊說陳小霞發行一張台語專輯。已經厭倦行政職的陳小霞心生一念,索性便跟齊秦來個條件交換,只要齊秦能夠放她離開朝九晚五的束縛,陳小霞便答應出片。無心插柳的陳小霞,因此從幕後走到幕前,第一張專輯〈大腳姐仔〉便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的誕生了。

〈大腳姐仔〉這張專輯是創作者陳小霞首度用歌聲與聽眾的素面相見。透過音樂故事,陳小霞讓大家知道她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以及生命歷程。從父親的眼淚到母親的皺紋,從內心的孤獨悲傷到開懷喜樂,〈大腳姐仔〉藉著作品的集結與發聲,刻劃陳小霞的生命輪廓,是極為個人化的一張專輯。做為這張專輯的第一主打歌,很多人都以為〈傀儡尪仔〉是作詞者曹麗娟為陳小霞量身打造的歌曲,甚至是在描繪她在生活困頓時的感懷之作;不過陳小霞說她跟本不認識作詞者曹麗娟,會為這首詞譜上曲,完全是一次機緣巧合。這首歌詞原先是作者曹麗娟投稿發表在漢聲雜誌的作品,有人輾轉把這首歌詞拿給陳小霞,她才知道這個歌詞。從小在芋仔蕃薯融合的家庭中長大,雖然台語也算是陳小霞的母語,然而她講的並不輪轉。這是因為陳小霞小時候聽台語歌的經驗並不多,只有家裡的佣人在她爸媽出門時,趁機打開收音機聽歌時,陳小霞才有機會接觸到台語歌謠。陳小霞印象中聽的最多的就是「媽媽請你也保重」這首歌;陳小霞甚至記得從小到大,許多人都喜歡逗弄她,想聽她講台語爾後出糗的模樣。所以台語對陳小霞來說,有一種既親切又陌生的特殊情感。甚至她剛接到曹麗娟這首歌詞時,陳小霞連傀儡兩個字的臺語該怎麼唸都不知道,就在她不知道應該是唸“儡”是一聲還是四聲的前提下,寫慣國語歌的陳小霞抱著好玩的心態,以一種直覺的方式,譜下了人生中的第一首台語歌;而這首第一張專輯中的第一首台語歌,也讓陳小霞有機會和童年的自己有了一次真切而深刻的對話。

在〈大腳姐仔〉這張專輯中,陳小霞身兼了製作人、歌者以及創作人等三種身份,回想起專輯的錄製過程,陳小霞直說實在太恐怖了!畢竟這是她首度以歌手的身份進錄音室。以前身為製作人,都是在錄音室外面發號施令,無法理解歌手的真正感受,現在突然轉換身份,又一人分飾兩角,不但錄音時沒有人給予指引,在裡面又要唱,自己又要適時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心情時而徬徨,時而猶豫;而唯一全程見證的錄音師,又礙於製作人的崇高地位,無法吐露真言,因此全部的壓力都落在陳小霞的身上,讓整張專輯錄了好久。也因為錄製〈大腳姐仔〉的經歷,陳小霞才深刻的體會到一位好的製作人對歌手有多重要,而自己過去根本就是一個不及格的製作人。因此陳小霞在發了這張專輯後,便打定主意不再當製作人。

問陳小霞為甚麼〈傀儡尪仔〉會被選為第一主打歌?她笑著說:「說實話就是它的賣相最好」。〈傀儡尪仔〉這首歌的傳唱度和商業成份最高,同時這首歌曲也貼切地勾勒出整張專輯所欲傳遞的精神。和陳小霞其它有名的作品一樣,她寫歌的動機往往是從生活與直覺出發。就像寫「聽歌的人」,純粹就是她以前當過餐廳駐唱歌手;而「祝我生日快樂」,則是陳小霞覺得生日是一個母難日,並不需要那麼快樂,因此這首歌便帶著一些悲傷的調性。細數陳小霞的經典創作,大多來自日常,出自其真誠感受。隨著歲月的淘洗積累,重新檢視這些生命的旋律,儼然在如歌的行板間,完整刻劃了陳小霞的生命輪廓。

〈傀儡尪仔〉一共錄製了兩個版本,一個是獨唱版本,另外一個是和齊秦合唱的版本,兩個版本分別被安排在專輯的第一首和最後一首曲目。陳小霞說因為她跟齊秦是很好的朋友,也因為是他的鼓勵,才促成這張專輯,因此在這首歌的錄製過程中,身為EMI總監的齊秦,一天到晚來錄音室探班,由於他很喜歡這首歌,陳小霞想既然他這麼喜歡這首歌,而且齊秦以前也沒灌唱過台語歌,不如就利用這個機會合作,為彼此在音樂的旅程上留下一個美麗的紀念,才會有這個合唱版的誕生。

而〈傀儡尪仔〉這首歌曲的Backing除了慣用的西方樂器之外,很特別的是加入了具畫龍點精之效的嗩吶。問陳小霞在編曲上有甚麼特別的構思和與企圖?她說因為她從小在很豐富的音樂教育背景下長大,父親聽古典音樂和搖滾樂,母親則聽日本歌曲跟上海時代曲。聆樂經驗的Mix and Match,讓陳小霞潛移默化,因此在做〈傀儡尪仔〉這首歌的時候,便有了一個實踐的機會。剛開始這首歌的編曲只有電吉他,但陳小霞覺得應該要有一個能和狂飆的電吉他可以匹配的東方樂器來與之呼應,她想了又想,能夠代表東方,而情感最為濃烈強悍的樂器,好像也只有嗩吶。果然嗩吶一吹,甚至電吉他都必須插上Amp才能跟它對話。電吉他與嗩吶,是東西結合的一個表現,一個受西洋音樂薰陶長大的孩子,做了一張台語歌曲專輯,很自然地就把東西元素結合在一起,也就是因為這樣大膽的編曲手法,讓許多樂迷對〈傀儡尪仔〉更加地印象深刻。

這張專輯出版後,成為很多業界與愛樂者的夢幻逸品,特別是〈傀儡尪仔〉這首歌曲,寫出了芸芸眾生在面對生活磨難時的無奈與感受,讓許多聽眾產生共鳴。在眾多的迴響中,陳小霞記得這張專輯剛發行的時候,有一個好像是學生記者跑來問陳小霞:「你這張專輯聽起來很悲苦,你不覺得這樣是在散播悲觀意識嗎?」,陳小霞果決的回道:「我做我自己,沒有想散播什麼,如果你怕被我傳染,你可以不要聽不要買」。當年的陳小霞誠實的回答了這位無禮的記者,這是她印象中最刺激的一個反應。


陳小霞說許多人在聽這張專輯的時候,可能會覺得既然她能夠寫出我的心聲,一定也能夠了解我。所以當時專輯發行後,有好多聽眾寫信來和陳小霞分享生活中種種困頓的感受,以及人生悲苦的一面,儼然把陳小霞當成心靈導師,陳小霞覺得這不僅是創作者的幸福,更是歌曲最偉大的力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