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舞孃-書寫虛擬故事,為歌手創造話題

作曲:Miriam  NervoLiv  NervoGreg  Kursten 
作詞:陳鎮川         
演唱人:蔡依林    
編曲:呂紹淳
製作:阿弟仔
收錄專輯:舞孃
出版時間:2006
出版公司:科藝百代
受訪者:陳鎮川
採訪撰文:葉俊甫

身為演唱會製作之王的陳鎮川,也為許多華語流行音樂巨星填詞,舉凡張惠妹、王力宏、羅志祥、蕭敬騰、蔡依林等人的專輯中都可以發現出自他手筆的作品,而他為蔡依林打造的〈看我七十二變〉不僅讓她重回流行樂壇站穩腳步,後續更以帶有華麗風格的〈舞孃〉一曲,將蔡依林推上了金曲歌后的榮耀殿堂。

當年,蔡依林因合約糾紛演藝路受阻,力欲重新出發,經紀人蔣承縉要陳鎮川替蔡依林量身打造一首歌,陳鎮川開始去收集蔡依林過往新聞,從合約糾紛、減肥、到微整形啟發了他的靈感,「在當初還不大普遍被討論的情況下,整形好像一盞明燈點醒了我,而且我很欣賞蔡依林那種不否認也不承認,我就是想變漂亮關你們甚麼事情的那種態度。」


陳鎮川為蔡依林寫下了〈看我七十二變〉,把美容當成主題,毫不忌諱偶像身分,「把腰再瘦一點、鼻子再高一點」直接入詞,讓蔡依林的重新出發充滿話題,滿足媒體與觀眾想要窺探的明星生活,當時陳鎮川跟蔣承縉說「要賭就賭一把大的。」事實也證明,〈看我七十二變〉讓蔡依林谷底翻身,甚至入圍了金曲獎。此後,蔡依林的每張專輯中,都會有陳鎮川的詞作。但寫到〈舞孃〉時,卻讓陳鎮川遇到了困境。陳鎮川說,一路替蔡依林填詞,寫到後面有點題材枯竭,蔡依林唱了很多現實面的東西,但他想要創造虛構的故事,讓蔡依林的音樂想像更多一些,替她創造新的Title

聽著〈舞孃〉的Demo,陳鎮川開始上網查詢有關「舞」的名詞,發現過去其實「舞孃」並非是一個不好聽的稱號,指的就是女性舞者,與現在引申成的脫衣舞孃不同,他便以此為靈感創作,為蔡依林打造她的前世故事。一開始經紀人有點擔心「舞孃」的字眼太怪異,但陳鎮川說服他「只要聽歌就不會有這種感覺,〈舞孃〉有豐富的畫面感跟故事性,而主角就是蔡依林的前世。」

為很多快歌舞曲填詞的陳鎮川說,這首國外原創曲原本就洋溢著濃厚的中東風格,所以他自然產生很多音樂錄影帶中可能會有的畫面,「我一直覺得蔡依林的畫面就是要赤腳的。」但他也說,中文、英文的發音邏輯差異太大,所以聽英文Demo要填進中文詞其實很難,「要把中文口氣轉成流暢的舞曲歌詞真的不容易。」他為〈舞孃〉填詞雖然只花一天,但事前思考很久,在下筆前,陳鎮川要不停地反覆唱到詞曲配合順暢,要唱到選字、咬字、口氣都要能讓大家聽得懂才算完成,「而且〈舞孃〉寫完後,我很堅持不被修改。」

〈舞孃〉推出後不僅創造話題,同時也蔚為風潮,陳鎮川笑說,「那時候好像甚麼都是舞孃,舞孃變成流行的代名詞,就連去KTV唱歌,也會被要求要拿滾筒衛生紙跳彩帶舞。」

談起一路走來的填詞生涯,陳鎮川感謝薛忠銘老師對他的鼓勵,當初薛忠銘對他說「你會寫歌詞,反正就是寫,大不了不要用。」而且當時快要30歲的陳鎮川,笑說有個荒謬的動力就是想為家裡買房子,剛好那個時代的詞曲版稅還不錯,下班後的加班還可以帶來不錯收入,他才比較投入寫詞創作。

陳鎮川說,有時候他會分享「要寫出好東西,窮肯定是動力之一。」在比較辛苦的狀況下,人會激發出很多不同的想法,感受會變成更為敏銳。他說當時他最多一個晚上可以寫出三首不被退稿的作品,「但也是有時候會卡住,三個禮拜都交不出完整的作品啦。」

〈舞孃〉為蔡依林打造了瑰麗華美的嶄新舞曲風格,不僅成為話題,還一舉將蔡依林推上金曲歌后的寶座,陳鎮川說這種風格強烈的舞曲,搭配上蔡依林的演繹,他當初有把握會獲得商業市場肯定,但能奪下金曲獎歌后的肯定,卻是他很意外的,陳鎮川說「不過,這結果很令人欣慰,也算是完成階段性的任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