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2日 星期五

他不愛我-被人不愛的情感,才能緊緊牢記在心

作曲:陳小霞 
作詞:楊立德   
演唱人:莫文蔚    
編曲:王豫民 
製作:張洪量
收錄專輯:做自己To Be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楊立德陳小霞
採訪撰文:葉俊甫

    當莫文蔚以低沉優雅的獨特嗓音,平實地吟唱著「我知道,他不愛我,他的眼神,說出他的心。我看透了他的心,還有別人逗留的背影,他的回憶清除得不夠乾淨……」,這首〈他不愛我〉,娓娓道來著每個人的情感故事片段,細膩完美、看似簡單卻重擊心扉的力道,引發多少世間男女共鳴,能夠一推出就穿透人心,成為情歌經典。

    作詞人楊立德說,「我是一個從失戀高手變成作詞高手的攝影師。」他一生不斷的失戀,而每次失戀,就把投入的感情化為歌詞,「〈他不愛我〉就是一段勇敢愛戀後的成品。」自稱寫的都是「同志情歌」的楊立德認為,失戀就是失戀,情感這東西沒有分那種性別的問題,況且他笑說,「既然都失戀了,還不把它用歌詞記錄下來賺錢,這不是太浪費了嗎?」

  
  〈他不愛我〉想傳達的,就是「我願意、我勇敢,我選擇去愛,一點也不丟臉」的想法。楊立德說,寫歌詞就是要「不要臉」,把事情活生生、赤裸裸地說出來,遇到感情受挫難過時,大多數人選擇沉默,「而我幫他們說出心情來,自然容易引發共鳴,聽的人當然就會很爽。」

    楊立德的作品數量驚人,量多且質精,包括鄧麗君的〈愛人〉、林良樂的〈冷井情深〉、蘇芮的〈奉獻〉、黃韻玲的〈藍色啤酒海〉、張雨生的〈如果你冷〉、張國榮〈取暖〉、東方快車的〈紅紅青春敲啊敲〉、張惠妹的〈空中的夢想家〉等,都出自他的快手。分析自己作品特色,楊立德說,他有相當多的作品都是自嘲,歌詞中過美好生活的主角永遠不是他,他只能挖苦自己展現失落情感成全大愛。在〈他不愛我〉的歌詞裡頭,……我看透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她的電影,他不愛我,儘管如此,他還是贏走了我的心。」果不其然就透露著濃烈的義無反顧,但卻無可奈何的感情寫照。

   作曲人陳小霞也說,〈他不愛我〉是一個很悲傷但卻又很勇敢的歌詞,「悲情可以有很多種表現方式,但是像〈他不愛我〉這麼血淋淋、直接的剖白,當時我還是第一次看到。」

    橫跨廣告、攝影、唱片三個領域,影像與廣告文案的高壓訓練,讓楊立德寫詞又快又準,像〈他不愛我〉,在當時繁忙工作中抽空填詞,大概不到一周就交稿,詞出來後,交給陳小霞譜曲。 陳小霞說,替〈他不愛我〉譜曲時,其實沒有所謂特別的創意或靈感,一首好的歌詞,只要文字的運用是簡練有力、呼吸節奏是流暢的,旋律通常就會自然浮現出來,而〈他不愛我〉的創作,「純粹就是為這個歌詞穿上一件我覺得適合的衣服、旋律。」

    陳小霞跟楊立德的合作模式,〈他不愛我〉是先拿到詞,譜完曲後,針對旋律與文字的音調、詞意的通順,再來微調歌詞。不過陳小霞說,她與楊立德有些合作是兩人同時進行一首歌,「他寫一句詞,我譜一段旋律;我寫一段旋律,他接著填一句詞,這樣的合作會很精準。」楊立德笑說,他對陳小霞又愛又怕,因為她對作品很嚴格,但完成後的成品卻都很棒。他認為詞曲就像是兩個要結婚的人,要彼此給對方靈感,為了要讓歌好聽,修正是必須的,但陳小霞很尊重他會跟他討論,「雖說是修正,其實就像是配合旋律,可能8個字要變成5個字這類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難搞,楊立德開玩笑地說「小霞後來一直跟姚若龍合作,我還挺吃醋的。」

    〈他不愛我〉看似是為莫文蔚量身打造的歌曲,但陳小霞說,這首歌譜好交給唱片公司不久後就被退稿了,「我的個性會先檢討這首歌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然後再看看可以怎麼調修,可是想來想去卻也覺得沒有什麼好修改的。」因此陳小霞只好把歌收回抽屜擱著,沒想到一放就是四年。〈他不愛我〉成為傳唱的經典情歌,陳小霞卻說,對創作人來說,通常聽到的反饋不外乎就是「哎呀這首歌難聽死了」或者「這首歌好感動」,但其實這些聽久也就麻痺,因為「不可能也不可以,簡單地讓這些評論,影響自己想一直創作下去的初衷。」陳小霞現在回頭看〈他不愛我〉的感覺,其實和她當初譜好被退稿時的感受都一樣,就是不需要改、沒得改,她當初一放四年沒再做任何改動,就是覺得〈他不愛我〉的詞曲配合是「剛剛好」,一如她最喜歡的創作境界:「剛剛好」。
  
   而作詞人楊立德回首一路走來的創作過程,父親的中文寫作訓練豐厚文字素養,而在唱詩班長大,則讓他浸淫在古典音樂和聲間,接受西方音樂薰陶。而與滾石唱片總經理段鍾潭合作《滾石雜誌》時,楊立德除美學設計外,也開始替雜誌寫短文,同時在段鍾潭的引領下,開始進入搖滾音樂世界,了解搖滾的生活態度。而在唱片界打滾多年,楊立德特別感謝飛碟唱片的彭國華,因為當他天馬行空亂發揮創意填詞時,彭總是做為他與歌手的溝通橋樑,隨時提醒、修正方向,讓他不致偏離太遠。

  總是用簡單文字,精準傳遞歌詞內涵的楊立德認為,他不喜歡為了配合旋律去湊字的寫作方式,自己也不是能夠任意揮灑的新詩風格,他強調押韻自然的重要;而因為長年投身影像工作,寫詞總充滿豐富的畫面感。寫詞多年,楊立德說,情歌還是要「有悲一同」,悲情歌讓大家有發洩的管道,才能引發共鳴。他透露悲傷情歌令人同感的關鍵:「被人愛不容易記住,但被人不愛的情感歷程,總會被每個人牢記在心。」

  很多人愛問怎樣寫歌詞?有個性的楊立德總愛說「無可奉告」或者是「其實大家在社交軟體的書寫都是歌詞,所以不用寫。」,其實他是不喜歡寫歌詞變成湊字遊戲。不過,楊立德唯一建議就是「勇敢地說出別人不敢說出來的事情」是他寫歌詞的訣竅。他說,只能靠優美旋律來掩飾詞作的作品,根本無法凸顯作詞人的地位,所以,寫歌詞必須要不要臉,不遮遮掩掩,勇敢面對題材,才能有好作品出現的可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