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 星期五

如果還有明天-生死至交用心譜出最後樂曲,音樂讓薛岳一直存在

作曲/作詞:劉偉仁 
演唱人:薛岳
編曲:Chris Babida  製作:薛岳
收錄專輯:生老病死
出版時間:1990
出版公司:新笛
受訪者:韓賢光
採訪撰文:周昭平

如果還有明天  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沒有明天  要怎麼說再見……

在華語流行歌曲史上,由劉偉仁創作、薛岳演唱的〈如果還有明天〉,是一首詠嘆生命之歌,收錄在薛岳的最後一張專輯《生老病死》中,與〈灼熱的生命〉相呼應,將薛岳病重將不久人世的不捨不甘,化為這首打動人心的作品,也成為薛岳留給樂迷一首永恆印記的經典作品。


一九九零年三月,歌手薛岳被診斷出罹患肝癌,當時他才卅六歲,以〈機場〉一曲走紅,演唱事業正準備起飛,醫師宣判他僅剩半年生命,但熱愛音樂與生命的薛岳,在新笛唱片王蕙鶯支持下,與企劃楊嘉討論出以「生老病死」的體驗,製作出《生老病死》這張概念性極強的專輯,也真實譜寫出薛岳當下最無比珍貴的生命經歷。

而為呈現「生老病死」的過程,專輯收錄了陳輝龍、李格弟、王新蓮等人的詞作,郭子、王治平、鄭華娟、陳秀男及韓賢光、薛岳則負責譜曲,有〈昨天的孩子〉、〈一個人兩個人〉和〈灼熱的生命〉等創作,但其中最為沉重、表現「死」的部分,由好友劉偉仁一手包辦,與薛岳有著患難真情的他創作出〈如果還有明天〉,一字一句寫來真實貼切,宛若薛岳的生命主題曲。

參與《生老病死》詞曲創作與製作的音樂人韓賢光回憶,劉偉仁總是給人一種頹廢感,特別適合寫這種沉重、頹廢的歌,而事實上當時才廿七歲的他,早已在是搖滾樂團藍天使的團長,也擔任唱片製作人,但也因氣胸、車禍與眼角膜病變等打擊,生死交關數回,對人生同樣有著無常深刻感受。

已逝的劉偉仁曾在受訪時談到,《生老病死》專輯,自己被分配到「死」的這個部分,要為將死的拜把兄弟寫歌,要面對人生最悲慘的事情,「我必須把他的心情當成我的心情,把我自己想作是病房裡的他。」也為更如實貼近薛岳的身心狀態,常跑到醫院探視,只是那時薛岳病重,講一句話都很費力,體弱且瘦、頭髮也少了,不捨的情緒積累,把自己逼到生死交關的氛圍,最後花了六個日夜不休眠,才完成〈如果還有明天〉。

第一時間與劉偉仁、薛岳一起聽這首作品的韓賢光說:「阿仁(劉偉仁)就把作品設定是薛岳的最後一首歌、最後一天、最後一場演唱會,唱完後自己哭了,好像自己也沒有明天一樣!」倒是薛岳異常冷靜理性,聽完只說,「不錯,很好啊!」而且還堅持要採用劉偉仁自認還不夠好的變調前奏,為此,兩人還大吵一架。

劉偉仁曾說過,「我希望能讓這首歌是永垂不朽、有血肉的,所以我非常激動,因為薛岳是一定要死的,心裡真的是很難過捨不得,我卻要把這種心情,很殘忍地把它唱出來!殘忍地宣布你要死了,你要怎麼說再見?「如果還有明天,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這是非常重要的兩句話,而且我要把它唱活來。」

韓賢光也說,開頭的這兩句歌詞讓人看見劉偉仁的「屌樣」,「一聽就知道對了!什麼都不用再多說了!」而且,「〈如果還有明天〉在那個當下,由劉偉仁為薛岳寫下,點燃有如火炬般的烈焰,沒人敢靠近去吹熄,太經典了!」韓賢光為這首作品,下了這樣的註腳。

薛岳在過世前一個多月的「灼熱的生命」個人演唱會上,將這首歌獻給滿場聽眾,他在台上說,「如果還有明天,我們都要準備做些什麼事情?如果沒有,你,打算怎麼樣?我相信,我相信,一定有!『明天』呢,一直是一個,美的,兩個字。」
  
  而我們對薛岳的想望,或許就如同詞作家李格弟說的,「把他的歌在屋子裏最遠的一個角落放了出來,卻也不能就坐那麼近地聽,我離開房間,把門關上,到另一個角落遠遠地聽。於是好像他也並沒有走遠,只不過在另一個房間,正大聲唱給自己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