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

機場-隆隆的飛機引擎聲,劃過每個人的心裡

作曲:薛岳/韓賢光 作詞:許乃勝
演唱人:薛岳與幻眼合唱團
編曲:丹尼(Danny 製作:薛岳/韓賢光
收錄專輯:天梯
出版時間:1985
出版公司:拍譜
受訪者:韓賢光
採訪撰文:周昭平

飛機的引擎聲呼嘯而過,隨即薛岳以他獨特渾厚高亢的歌聲唱起:

耳邊又傳來陣陣催促的聲音 我只聽到彼此無言的嘆息  過去的記憶是我沈重的行李  不願帶走卻也拋不去

在華語流行音樂史上,〈機場〉的曲式,極為少見,但憑藉著寫實又詩意的詞與琅琅上口的作曲,加上出色的編曲與歌手詮釋,成功的創下銷售佳績,讓當年由薛岳擔任主唱、貝斯手韓賢光擔任團長的幻眼合唱團,奠下為音樂圈信服的實力基礎。

〈機場〉收錄在薛岳與幻眼合唱團於1985年發行的第二張專輯《天梯》,是排在A面第一首的主打歌,詞是當年參與校園民歌創作的許乃勝填寫,因為專輯企劃蘇來對薛岳和幻眼首張專輯《搖滾舞台》的詞不夠滿意,特別和薛岳、韓賢光組成「天梯」三人小組,分別負責歌詞歌曲的取材與潤飾、實際錄製及執行製作,蘇來更刻意牽線,讓「民歌掛」和「搖滾掛」的音樂人有了意外的合作,成就出這首傳唱的經典。


身為「天梯」三人小組之一蘇來在專輯內頁提到,「〈機場〉是許久不曾寫詞的許乃勝近作,在日本攻讀碩士的他酷愛旅遊,每每輾轉於各大小機場,這首詞可說是為現代人的疏離『立照存證』」,蘇來尤其喜歡「過去的記憶是我沈重的行李  不願帶走卻也拋不去」

身為「搖滾掛」的幻眼貝斯手,也是〈機場〉主要譜曲者韓賢光說,因自己是印尼僑生,對機場出現的人物與場景並不陌生,只是原本對認為〈機場〉歌名「有點土、太俗」,還與閩南語歌手尤雅〈難忘的機場〉雷同,一度希望改歌名,但許乃勝堅持「改名就拿回」,最後只好作罷。

或許受到首張專輯《搖滾舞台》銷售不如預期的影響,在市場考量下,薛岳一開始就把〈機場〉設定為主打歌,而且曲風設定是「慢搖滾(Slow Rock)」,像是五零年代西洋歌曲〈My Girl〉般,一位主唱搭配四位和聲,伴著簡單的舞步以及好聽的合聲,而且要從副歌開始唱、沒有前奏。

對習慣西洋歌曲的韓賢光來說,這些要求並不困難,但當時因忙著搬家,無暇創作,歌詞與旋律的對話在腦海中醞釀了逾半年,被迫在交稿期限前坐下,僅花了半小時就把曲子寫完,半夜騎車從中和趕到忠孝東路給薛岳驗收,沒想到兩人彷彿心有靈犀,歌詞第一句的旋律竟有著幾乎相同的默契,這也是薛岳與韓賢光並列作曲的原因,更是薛岳的處女作。

由於曲子的完成度高,曲子旋律好記好唱,韓賢光說,「譜曲過程沒有特別困難的」,從完成到最後定案,幾乎沒作什麼更動,過程也持續和薛岳及蘇來討論,「算是團隊合作的成果」,倒是他透露,由於第二、三段歌詞並沒有完全對應,所以在「像熱帶的人們」與「而愛情即將隨著」這兩句相對應歌詞的旋律上費了點心思作了調整。

幻眼樂隊 搖滾老將 重新組團  跨世紀合體
左起:李國禎 / 
鼓手-李兆雄 / 主唱-于冠華 / 吉它-李庭匡 / Keyboard-涂惠源 / Bass-韓賢光

對〈機場〉成為華語歌曲的經典代表,韓賢光說,歌曲走紅代表當初設定的主打歌目標達到,能夠傳唱的原因應該是「記憶點很強,聽過很有印象,而且很好唱」,也推崇許乃勝的歌詞「像熱帶的人們  永遠不懂  下雪的冬季」,是曾有雪地生活體驗的人才能寫出的佳句。而香港編曲家Danny的編曲,與蕭東山老師的薩克斯風吹奏,以及當時尚未走紅、仍在鋼琴酒吧彈貝斯的孫建平所寫的合聲,都讓整首作品更加完整與獨具特色。

〈機場〉走紅,除了陸續出現十多個翻唱或是不同語言的改編版本,專輯暢銷讓樂團得以有機會上電視、做餐廳秀或是開演唱會,詞曲創作者能接到更多的創作邀約,有實質經濟上的效益;但韓賢光認為,更大的意義是讓幻眼團員的實力獲唱片公司肯定,願意讓樂手在接下來的專輯進到錄音室,真正做到樂團成員錄自己的唱片專輯,而非一如以往找知名的樂手代錄,開啟樂團唱片錄音的新時代。

而更難得的是,幻眼在創團卅三年、解散廿三年後,歷經主唱薛岳早逝及音樂環境的改變,去年在創團團長韓賢光號召下,原始團員還包括吉他手李庭匡、鼓手李兆雄,加上新的主唱于冠華,喊出「青春不滅、搖滾不死」口號,要當「華語搖滾、最醇的、青春老酒」,正式宣告這群搖滾老將跨世紀合體重生,發行《SUPERNATURAL》,其中重新編曲演唱〈如果還有明天〉、〈機場〉及〈溫柔的拒絕〉等三首薛岳代表作,表達團員們對他的懷念與搖滾精神的延續,也開啟音樂生命的新里程碑。



幻眼樂隊重新組團全新專輯SUPERNATURA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