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3日 星期三

愛火-詞曲唱的青春印記

作曲:黃卓穎       作詞:何厚華
演唱人:孫耀威
編曲:洪敬堯
製作:黃卓穎
收錄專輯:愛火
出版時間:1994
出版公司:金點/星光唱片
受訪者:黃卓穎、何厚華
採訪撰文:李淑娟

        〈愛火〉是孫耀威奠定唱跳歌手的經典歌曲,對作詞人何厚華而言,在錄音室和作曲及製作人黃卓穎切磋琢磨,那句:「厚華,有沒有更好的東西?」是生命中一段美好里程;黃卓穎則坦率地說:「創作時,只會想:市場還有什麼尚未出現?」


        錄製〈愛火〉時,孫耀威仍是香港中文大學電子計算機系的學生,何厚華回憶當時和黃卓穎飛到香港,以十天到兩週為周期,配合孫耀威白天上課、晚上錄音。擅寫女性心情的何厚華,當時雖然已有〈容易受傷的女人〉、〈怨蒼天變了心〉等代表作,但為了這首讓孫耀威站上香港新人紅磡演唱會的舞曲,跟作曲兼製作人黃卓穎溝通了許多次,拋開了文藝腔的元素,選用簡單的字句,創造了青春活潑的〈愛火〉。在市場上受到肯定後,還接到許多要求:「請幫忙寫出像〈愛火〉的偶像歌曲。」

        黃卓穎說:「在耀威第三張專輯《愛火》前製會議中,我一如往昔請大家提供參考作品以定準方位、再發稿邀約;後來的會議中,聽到日本男偶像的歌曲,當場腦袋頓開,直覺有戲可展,於是回家解析此曲與曾聽過的美國女子團體舞曲。兩曲都鮮活亮麗、青春洋溢,各有優缺點,於是統合寫出本土化的主旋律。當曲出現後,製作出彈奏主旋律與編曲的Demo,後來也在會議中通過、入選專輯。」

        何厚華形容:「當時全公司聽到這首歌的完成版,不約而同地說:『聽見錢掉下來的聲音!』」從孫耀威練舞、治裝到站上紅磡表演的模樣也仍在眼前;黃卓穎則記得:「當全曲混音完成後的第二天,我仍在錄音室忙碌時,接到金點老闆金瑞瑤亢奮地來電說:『卓穎,你中間的rap太精彩了!』這首歌意外成了主打,之後厚華告訴我,此曲破了二十五萬張銷售量。」

        1960年出生的黃卓穎,從小學開始聽電台播放的美國流行歌曲;讀復興美工高二時,和同學組成PZ三人組(Patina Zest)在學校翻唱美國流行歌曲;高三時,晉身PZ四人組台大附近的兩間民歌西餐廳駐唱,累積了粉絲;最後PZ五人組甚至上華視演唱Bee GeesNights On Broadway等歌曲。

        服完兵役後的黃卓穎四處走唱,後來成為綜一唱片的歌手,接著進入幕後擔任製作人,他說:「製作〈愛火〉時,雖已離開寶麗金唱片,仍是個全職音樂工作者。我的訣竅完全靠經驗,紮實的累積、對音樂的熱愛與私下探索,加上和各類音樂人心得交換,久而久之,功法自會與日俱增。想要自學,過往國內外之經典歌曲,必須成為基本課程,進入專業唱片圈時,雖然才二十八歲,但已有超過十年走唱的經驗,與近二十年聽音樂的記憶與認知。」

        「曾經觀察過:所有會夯的歌,一是時勢所趨、群眾所需;二是心意與新意皆到位;三是來亂的。當然還有其他因素,如跨界宣傳、搞浮面噱頭引關注、或製造假新聞等等。」黃卓穎分析:「商業音樂,理應需要精準的估量,但藝術創作,全憑突發奇想與新鮮創意。沒人走過的路,才值得去闖。賭注嗎?當然!辛苦嗎?絕對!全憑個人的價值觀,難斷是非對錯。」

        身處數位時代要當流行音樂的製作人,黃卓穎認為:「YouTube當道,但,你就是一條頻道。唱片專輯雖已沒路,但音樂在網路上,依舊通行無阻!累積到一個定點時,不妨開場演唱會,收個門票,看看能賺多少,好持續你對音樂的執著與熱愛!」「一己或一樂團,無需透過出版單位,就已成了國際頻道。實體專輯雖已沒落,但音樂在網路上的各種夯法,已然成了一種現象、霸權、宣傳通路。現今的網路,早已是地球上最龐大的資料庫,想找的,幾乎都找得到;雖然音樂的多元性,與現今軟硬體的便利供應,降低音樂操作與發表的門檻,但擁有實戰歷練的音樂人,仍難被取代。音樂製作人的資格,與舊時代沒啥分別,他算是工頭、幕後統籌者、成事者。就算不是全才,也要有音樂背景與基礎認知;若有進階的專業關係、了解各環節限制的能力更好,如:歌手、詞曲、編曲、錄音室、樂手、和聲、混音知識、出版單位等等;又如版權條例,自創作品,需要版權維護(若有人不在意,也就罷了)。」他特別叮嚀:「要學習聰明投資:別傾家蕩產、賣夫棄妻來搞音樂,千萬別上吊!寫不出好作品時,也要秤秤自己!花大錢進專業音樂學院,不見得就能寫出好作品。也許你是個經紀強人、企劃高手、音響能人!」

        「玩音樂,需要心靈去放風箏。」黃卓穎輕鬆的認為。雖年前已投入聖詩創作,但從未放棄各類音樂的發想:「樂音從未在我腦袋裡、心裡停止攪弄!」何厚華則收到了孫耀威的婚禮邀請,2017 年在 MÜST 會議室接受訪談的夏日,細數著青春美好,祝福歌手生命更豐饒。
受訪時總是溫柔地笑著的何厚華老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