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離心力-絕美延伸天文學名詞「洛希極限」反而產生向心力

作曲:黃建為       作詞:葛大為
演唱人:楊乃文
編曲:羅恩妮
製作:黃建為、陳君豪@成績好Studio
收錄專輯:離心力
出版時間:2016
出版公司:亞神
受訪者:黃建為
採訪撰文:王景新

   「洛希極限(Roche Limit)」指天文學上兩個天體互相以引力牽制的最短距離,再靠近其中一個天體就會粉碎,繼而成為第二個天體的環,絕美的土星環於焉誕生。


   作詞葛大為極言:「好美!像人與人之間的情感。」〈離心力〉詞、曲、編曲、製作、配唱再到MV,處處散發乾淨、優雅、完美的氣質,彷彿華語流行樂壇熠熠生輝的土星環;如果作曲黃建為不說,很難想像這首獲得第二十八屆金曲獎最佳作曲肯定的作品,是一次他在台北街頭尋尋覓覓工作室地點,走進一間音樂教室琴房,對著鋼琴信手一彈,不意愈彈愈有感覺的作品。

   在〈離心力〉之前,製作統籌葛大為就向黃建為邀歌,「給了幾首都沒有被選到。」一段時日後,「大又來問,我才知道這個專案還沒close。」一天,新竹台北兩地跑的他,正在台北街頭找尋理想的工作室地點。「我從東區、國父紀念館一直走,最後走進一間音樂教室。」黃建為雙手在直立式鋼琴上敲擊出旋律,沒想到彈出一段不錯的作品,隨後寫譜。

   「譜很漂亮。」
   日本動畫配音大師久石讓曾說,一首好的旋律,五線譜也會很漂亮。」
   「手機錄音後就傳給大,兩天後他們說要用。」

黃建為壓根沒想到,僅用手機錄音的一段鋼琴旋律,能在這眾聲喧嘩的時代,被聽見、被選用。有趣的是,後來第一次與楊乃文開製作會議,黃建為提議在創作出〈離心力〉曲子的音樂教室,「結果沒想到楊乃文就住在一百公尺附近。」

   相較於文字,黃建為更擅於圖像思考。〈離心力〉的旋律給他的感覺就是一圈靜謐悠遠的土星環,於是他上網列印圖片,沒想到葛大為看到後,極有共鳴地說洛希極限是他早就很想寫的題材,以此象徵愛上自私、自我的人,絕望的情感最終很可能導致粉身碎骨,成為如圍繞土星的一圈亮麗星塵。

   詞、曲完成後,更大的挑戰是製作、配唱。黃建為台東長濱旅行途中,接到了葛大為的製作邀約,勇敢地接下了挑戰。〈離心力〉天時、地利皆備,黃建為苦思該如何讓這首歌發揮人和的動人力量,不是很懂編曲的他,商請陳君豪一起擔綱製作,「我跟他說,如果你不接那我也不接。」兩人對楊乃文都很有想法,黃建為主導音樂性、陳君豪負責技術性,讓楊乃文駕馭〈離心力〉,把作品的「向心力」盡情釋放。不過,楊乃文個人英倫搖滾風格強烈,從《One》、《Silence》、《應該》、《女爵》到《Zero》,張張專輯主打歌霸氣而冷冽,是華語樂壇最佳的搖滾女聲。

  「我不想重複她以往被大家所熟悉的聲音表情。」

駕車在台東長濱海邊的途中,黃建為不斷播放著楊乃文歷年來的作品,在《楊乃文第一張精選》的最後一首聽見讓他驚豔的歌曲-她為《薰衣草》電視原聲帶所唱的經典電影《第凡內的早餐》主題曲〈Moon River〉。黃建為決定讓楊乃文發揮她歌聲中較少被開發的渾厚、磁性、舉重若輕地那一面。「乃文第一次唱九個take就完成,我們都覺得沒必要再唱第二次,專輯版本主要就是那九個take的其中一個。」黃建為特別感謝長期與楊乃文合作的人聲錄音師陳文駿,「他讓錄音工程非常順利。」

    葛大為說,這首歌旋律簡單,音節較少,「因此歌詞儘量避免重複。」他被歌曲旋律透露安靜寂寞的氣氛深深感染,原該只是一首小品歌,結果歌詞內容「比大的歌還要更大,有點貪心」是葛大為自認創作中最深情的

   「歌詞描述壓抑、什麼都不說,但裡面的能量、痛苦、情緒卻最大。」

由於字句短很難寫,單看歌詞會覺得有一些奇怪突兀的句子,像是欲言又止,也很快樂再眷戀一生,也不會成真「這些衝突感進到錄音室變得非常好。」歌詞的矛盾感醞釀了葛大為口中:「有希望的絕望,也是絕望的希望。」一如他所鍾愛的許多太空電影,都帶有愛情的色彩,「歌詞的韻都不像結論。」歌詞倒數第二段結尾「危險萬分」、末段以「我在這」作結,餘韻久久不散。

   〈離心力〉原本歌名〈洛希極限〉,葛大為覺得這概念較難,於是以易懂且與洛希極限相反的〈離心力〉為名,呼應歌曲的矛盾感,也妙筆生花讓這首歌充滿了觸動內心深處的「向心」力。「寫歌詞是服務業,幫歌手服務,幫旋律服務,幫市場服務。」他訓練自己像演員一樣,寫誰的歌詞就變作那位歌手,最近他為周筆暢創作北歐電子曲風的〈永晝〉等新歌,風格則相當前衛。

   〈離心力〉褪去楊乃文作品編曲常用的電吉他和鼓聲,改使用鋼琴、弦樂、法國號,營造孤寂感;歌聲洗去剛烈,留住溫柔,聽者宛如一顆顆天體星球,在浩瀚宇宙隨著歌者的引力旋轉,在那純粹聲線以及少見氣音口吻,感受那背後暗藏著的濃烈、殉道般情感。

       也難怪楊乃文說,〈離心力〉可以列入她生涯最愛前三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