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4日 星期五

島嶼天光-太陽花學運,成就一首史詩

作曲:楊大正
作詞:楊大正
演唱人:滅火器樂團
編曲:楊大正
製作:楊大正
收錄專輯:島嶼天光
出版時間:2014
出版公司:索尼
受訪者:楊大正
採訪撰文:王景新

  過去,帶有政治色彩或針貶時事的歌曲,肩負著宣傳特定理念的階段性任務,通常傳播力與影響力備受侷限;因為常常事件落幕後,歌曲的生命周期也宣告結束。2014年三月十八日至四月十日間,台灣發生的太陽花學運,其時智慧型手機這新載具,已成為最重要的傳播工具透過視訊、直播等即時通訊方式,讓學運的訴求不被傳統媒體解讀而能被看見。滅火器樂壇的主唱、吉他手楊大正就親身參與了學運,現場的所見所聞,讓他有感而發為當時宛如烏雲罩頂的台灣島,以音符與文字劃破夜空,折射出了一抹燦亮〈島嶼天光〉。雖然是為政治事件而寫,楊大正寫人、寫情,少了批判歌曲的火氣,滿是暖暖人情,吉他版、搖滾版、管弦樂版透過新載具快速傳遞,是那場大規模的集體記憶裡被傳唱最多的歌;最難得可貴的是,獲第二十六屆金曲獎最佳年度歌曲獎,除了贏得常民愛戴,又獲官方認證,這是空前的紀錄。


  楊大正回憶,太陽花學運第一天他就到現場,與學生們呼吸一樣的空氣,感受同樣的感受。他曾在現場受訪說:「我希望大家對這些議題保持高度興趣,你可以不用急著站立場,但是它畢竟是這麼大的事情,所有人的事情。」當時在立法院議場內外也經常播放同樣由滅火器樂團創作的〈晚安臺灣〉,原收錄於2009年有料音樂發行《海上的人》。而在2014年三月二十三日、楊大正第六天前往立法院為歌曲創作找尋靈感時,看見有關佔領行政院電視轉播的抗議群眾以及警方驅離行動的林飛帆向他表示:「我們需要一點溫柔的力量。」楊大正表示,十二點多,警察開始鎮壓,沒有看過這樣的情形,也不敢想像抗議夥伴是在什麼樣的恐懼之下。「慢慢的天漸漸亮了,我想像著大家的心情,於是我就寫下了〈島嶼天光〉。」他回家以木吉他同步創作詞曲,兩天完成。


  楊大正指出,行政院鎮壓的那個晚上,剛好在創作〈島嶼天光〉,因而確定會是一個天黑到天亮的過程,「先設定畫面感,題材以大家比較有共鳴的方向取捨。」〈晚安臺灣〉唱著日頭一出來的五年後,雲破日出,終於盼來〈島嶼天光〉。楊大正曾表示,要把〈島嶼天光〉獻給所有堅定不移的意志與靈魂,獻給所有非常疲憊憂心國家前途但永不放棄的人,一起守候這個島嶼的天光來臨。從〈晚安臺灣〉到〈島嶼天光〉,讓聽者感受到黑夜到黎明的深度,在無明長夜裡等待天光的盼望;有更多意在言外對這海上的島的款款深情。  

與政治事件有關的歌曲最怕太批判,更怕太矯情,〈島嶼天光〉在批判火氣與暖心人情取得很好的平衡,尤其以「親愛的媽媽」破題揭開序幕,這個媽媽可以是所有參與學運者的母親們,也暗喻台灣;「我欲去對抗袂當原諒的人」「我欲去對抗欺負咱的人」火氣中照見土直「成做更加勇敢的人」「換阮做守護恁的人」則彷彿當年備受親愛的媽媽呵護的孩子們羽翼漸豐,成為母親的守護者。

  台語有八音調,比國語的五音調更豐富,創作起來難度更高。楊大正出道以來,以華語、台語摻半的歌詞或全台語歌詞,成為這十年來很重要的台語歌詞曲作者與樂團主唱。楊大正表示,受到1990年代華語音樂影響甚深,當時的港台歌手引領華語流行音樂潮流,台灣也成為最重要的華語流行音樂中心;當時的代表人物之一伍佰,就是楊大正所景仰的。承先啟後,新人方面,他欣賞同為創作台語歌努力的陳建瑋。

  楊大正謙虛地表示,〈島嶼天光〉拿下金曲獎,不是他個人的榮譽,他將榮耀獻給曾經參與太陽花學運的人,「他們才是這首歌的主體。」的確,1990年野百合學運後,相隔二十四年才有太陽花學運,歷史證明這些大事件可遇不可求。沒有大事件的刺激,楊大正繼續從日常生活中垂釣靈感,且讓我們拭目以待他的新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