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葉子-愛情無所不在,無論我們看不看得到

作曲:陳曉娟
作詞:陳曉娟
演唱人:阿桑    
編曲:洪筠惠
製作:陳曉娟
收錄專輯:《薔薇之戀》電視原聲帶
出版時間:2003
出版公司:華研
受訪者:陳曉娟
採訪撰文:葉俊甫

搭配偶像劇《薔薇之戀》的片尾曲,以及音樂錄影帶找來Selina任家萱與鄭元暢的跨刀,新人阿桑初試啼聲的作品〈葉子〉旋即引發關注,讓阿桑入圍金曲新人,而身兼詞曲創作的陳曉娟更以這首作品雙料入圍作詞作曲人,更二度連莊拿下最佳作曲人殊榮,陳曉娟說,她想透過〈葉子〉傳遞的想法是「愛情無所不在,無論我們看不看得到。」

當初寫下〈葉子〉,起因於陳曉娟回老家陪父親爬山,已忘記為了什麼食物尋找月桂葉,回家後,她細心地把月桂葉一片片洗淨並擺妥,兩片葉子交疊後,她看見天使翅膀的形狀,「只是葉子就是葉子,就算很像翅膀也是不能飛翔的」於是她在老鋼琴前寫下葉子,是不會飛翔的翅膀」這行文字,有了這個起頭,也就順順寫了下去。

陳曉娟說,因為當時那幾年過著非常自由的生活,經常無目的地在世界各處旅行,也曾大量參加過去不可能參加的聚會,認識從沒想過會認識的朋友,現在回過頭想,正是因為經歷那樣的生活,發現「人之所以能卯起來狂歡,都是因為太過孤獨或太怕孤獨。」〈葉子〉這首歌,幾乎整首敘述著她所看過或經歷的畫面,那些看似精彩的生活背後,隱藏著更大的孤獨感,而這些孤獨感多數會被誤以為是失去一段愛情才有的,其實,更大量的孤獨感被遠遠拋在愛情之外。所以〈葉子〉的最後一句,她用「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你」做結論,這句歌詞要談的,不是「失去你這件事」,而是「失去你的代價」。選擇葉子作為表達愛的題材,陳曉娟說,愛情一直用不同的形式存在我們四周,撇除相戀時的具體呈現,漂泊的自己,總以為自己沒有愛,而其實「只是因為看不到愛在哪裡而無所依歸。」

   當初搭上偶像劇《薔薇之戀》讓〈葉子〉快速傳唱,陳曉娟承認一首歌的完整,真的是「天時、地利、人和」;當年因華研製作部替S.H.E收歌,創作量不多的她交出〈葉子〉,現任華研策略長呂世玉先生聽到後,主動聯繫問說願不願意將這首歌給交從未發片的女新人來唱。陳曉娟回憶,當時聽到這個請求內心很掙扎,可是她聽到女新人在Demo中吟唱著Ssrah McLachlan的〈Angel〉,不僅嗓音辨識度很高,對於音樂的詮釋方式也跟她類似,同時她也相信呂先生看人的眼光,所以她前所未有而大膽決定,把自己鍾愛的作品給從不認識的歌手,也就是阿桑。

華研後來讓她製作〈葉子〉,她邀請有深厚古典樂基礎的洪筠惠編曲,為了突顯阿桑特殊的嗓音,沒用過多的樂器,也沒設定什麼前奏,直接讓阿桑的聲音出來,好好地敘述〈葉子〉這個作品。陳曉娟表示「與其說是阿桑來唱一首歌,我覺得這更像是她唱給自己的一封信。」

創作時習慣將自己淨空,陳曉娟笑說,這習慣並非刻意,但她寫歌前的淨空是從打掃開始,擦窗、拖地、擦桌子的動作,讓她慢慢沈澱跟架構。陳曉娟強調「心是浪漫的,什麼都會是浪漫的。」她認為生活中任何一件小事都能促成創作,她其實沒有既定的創作模式,創作就是展現能量,好好去過生活,好好去體會人生況味,「等到能量累積夠了,自然會釋放在創作上。」

她記得完成〈葉子〉這首作品時間不是太長,但先前的累積是很久的;寫歌有時很像經歷一場療癒的過程,陳曉娟比喻「15分鐘內在書桌前,經常可以寫完15年所有遭遇的事。」而當創作遭遇瓶頸時,她會選擇換個跑道累積能量,可能去美術館,也可能去一個聽不到國語歌的地方,變換當下狀態常讓她有意外的勇氣接受不同生活。

陳曉娟說,創作的過程真的很單純,只是單純去表達自己的感受或體會;曾有位前輩告訴她,寫歌這回事就是要用別人聽得懂的語言來表達自己;而在創作時,陳曉娟秉持著要讓別人閉着眼睛也能聽出她在說什麼、感動什麼的前提,她說若說〈葉子〉這首歌成功,「最成功的就是可以聽出我和阿桑的誠懇吧。」提起阿桑,陳曉娟仍不免遺憾。阿桑當年尚未正式發片時,開始在校園演唱〈葉子〉,陳曉娟經常看她穿戴歌迷送的葉子形狀物品,「那就是聽眾的回餽吧!用那樣的方式,表達他們對〈葉子〉的喜愛。」而對阿桑的早逝,陳曉娟感慨地說「總覺得這首歌讓我跟她合為一體,如今少了她,我的某部份也彷彿跟著走了。」

陳曉娟說,創作路程上的每首歌對她有不同意義,但〈葉子〉讓她確定「忠於自己」的重要,當初製作期結束後,有人質疑用非商業的作法可能會造成銷售失敗,但陳曉娟反問,若當初無法忠於自己,阿桑的〈葉子〉會不會變成現在傳唱的版本?也許不得而知;但陳曉娟說,「雖然反骨可能令人討厭,但反骨也是創作力中很重要的元素。」

雖以創作歌手出道,但陳曉娟自認歌手生涯過得茫然,在決定放棄與否的當下,把李玟的〈我依然是你的情人〉作為唱片人生的硬幣,人頭繼續、數字就打包走人,而這首歌的成功讓她轉到人頭那面,陳曉娟始終堅持著「歌,是與人溝通的工具,不是用來炫技」的理念,在華語流行音樂創作的路途上持續行走,用她對生活獨特敏銳的觀察,在詞曲間,書寫揮灑出一首又一首令人感動的音樂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