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愛到站了-下一站幸福可能的期待

作曲:張簡君偉
作詞:張簡君偉   
演唱人:李千娜
編曲:樊哲忠/游政豪
製作:張簡君偉
收錄專輯:愛到站了
出版時間:2014
出版公司:環球
受訪者:張簡君偉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16年四月,李千娜出版個人第三張專輯《說實話》,國台語雙聲帶的她,自「星光二班」第十名出道,目前演藝成績很可能是同期星光出道最好的,以《茱麗葉》摘下第四十七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獎;兩次入圍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最佳女主角獎;首張專輯李千娜入圍第十七屆新加坡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最受歡迎新人獎兩項提名。她的第二張專輯愛到站了同名歌曲由張簡君偉詞曲,編曲以吉他伴奏,民謠(Folk)曲風呈現歌者澄澈婉轉的聲線,副歌歌詞把愛這個抽象概念擬人化:「愛到站了」與全曲尾句「下一站幸福可能」遙相呼應,傷逝中有振作能量;這歌也是三立電視開台二十週年旗艦時代劇《熱海戀歌》主題曲。

  「一群人一整晚的唱著歌,一個人一整夜的放空著;兩個人曾經的快樂,今後就扯平不欠了」,〈愛到站了〉押韻非常整齊,更把愛這個模糊的概念以「愛到站了」簡潔四字擬人化「愛到站了,夢該醒了,沿路的景色再美也是過客;記憶讓愛變得深刻,慶幸自己還活著」曾有人說1980年代的「夢醒時分」創了一個新的語法「愛到站了」其實也是這時代的新語法。張簡君偉說,創作是生活的累積,〈愛到站了〉同樣是先有曲再有詞,「文字一直都不是我的強項,所以平常看到喜歡的句子,我都會記錄下來。」

  事實上,自1990年袁惟仁詞曲的〈夢醒了〉、〈夢一場〉後,就幾乎沒聽見女歌手以一把簡單的吉他伴奏,唱出極其濃郁又不灑狗血的情歌,〈愛到站了〉重新尋回那樣的美好。巧合的是,張簡君偉在自己的部落格提及,曾與袁惟仁是樓上樓下的鄰居,「只要晚上聽到他在彈琴,就會爬起來靠著窗聽他唱歌。」張簡君偉與袁惟仁的鄰居緣分,啟蒙了張簡君偉對流行音樂的敏感度與興趣。「那一年的晚上,我聽見了樓下傳來的吉他聲跟歌聲,有個人在哼哼唱唱著旋律。」不久後,這些熟悉旋律竟然出現在電視上,「是巫啟賢的〈愛情傀儡〉,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我也好想要在電視上聽到別人唱著我寫的歌。」他認為,音樂做久了會發現,越簡單的編曲反而是最難的,要如何用最簡單的配器達到最大的感動,「這時候弦律就會變得非常的重要,像小胖老師(袁惟仁)這幾首代表作,都是配器簡單卻非常有感染力,而且不管過了幾年再聽還是非常深刻。」張簡君偉認為,在這腳步匆忙和五光十色的城市裡,讓自己生活簡簡單單,才容易得到最大的快樂,「音樂也是如此。」

  張簡君偉十八歲開始寫歌;二十多歲開始發表作品;如今三十多歲的張簡君偉,勉勵對寫歌有興趣的年輕人:「寫歌沒有捷徑只有努力,養成規律的創作習慣,打開耳朵聽各種的音樂,保持一顆永遠好奇的心。」〈愛到站了〉末段歌詞「心過站了,一個人了,長大讓人不敢放肆的拉扯;學會讓自己反省著,下一站幸福可能」也像是創作者對他的聽眾們,一段最深的祝福;也讓人忍不住期待張簡君偉的下一首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