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4日 星期五

拋物線-小寒突破傳統流行歌詞寫法里程碑

作曲:蔡健雅 
作詞:小寒 
演唱人:蔡健雅
編曲:蔡健雅Doug Petty
製作:蔡健雅
收錄專輯:若你碰到他
出版時間:2009
出版公司:亞神
受訪者:小寒
採訪撰文:王景新

  數學是不少人學生時代,不願面對、不想面對的頭痛科目。但在2009年,都會感十足的創作型歌手蔡健雅(Tanya)唱出了這麼一首〈拋物線〉,新加坡籍作詞人小寒寫出:愛沿著拋物線,離幸福總降落得差一點。」以理性的角度與觀照方式,重新詮釋感性的愛與幸福,擊中都會男女的心。讓冰冷的數學名詞,從此有了人情的溫度。

  小寒表示,國中時期是個不善辭令的女生,沒什麼朋友,為了想變「cool kids,向隔壁班同學討教吉他。「對方提議我們參加一個中文詞曲創作比賽,以贏回來的獎金抵消我欠她的吉他學費。我不會寫,就匆忙地參考了一些李宗盛大哥等,名詞人的作品,寫一疊歌詞給同學,來回修改幾次,就參加比賽。」結果,小寒與同學的作品只得了安慰獎;不過,唸英校的小寒,倒是打敗了其他華校生榮獲「最佳作詞」。從比賽累積信心,接下來幾年,小寒陸續參加詞曲創作比賽也都摘下「最佳作詞」。就這樣,她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創作歌曲,簽了版權公司後,開始以「小寒」這個名字發表歌詞。

  小寒目前共榮獲七次新加坡金曲獎最佳本地作詞肯定,當中就有五首是跟蔡健雅合作,包括〈拋物線〉。小寒指出,當時蔡健雅搬到台灣,許久沒連絡時,突然寄給她一首demo。「說是她某一天醒來,決定為她喜歡的歌手那英所寫的歌。我們好久沒有一起寫demo了,歸屬感夜盲症都是先有demo,過後才詞曲一起發表,所以我就答應了。」

  小寒說,〈拋物線〉的副歌和歌名靈感來自亞當山德勒(Adam Sandler和 茱兒·芭莉摩(Drew Barrymore主演的電影《婚禮歌手》(Wedding Singer當中的一段對白:

Robbie亞當·山德勒飾): How did you know that Glenn was the right one(你怎麼知道Glenn Julia的心上人)是對的人?)
Julia (茱兒·芭莉摩飾): The right one, ah… I always just envisioned the right one being someone I could see myself growing old with.(對的人他就是那個我能夠預見,和我一起變老的人。
  小寒認為,「預見」是許多自信的男女對未來的視域,常以為能推測自己未來的幸福和成功,但結局常不如想像。「我們國中上體育課時,學習丟擲標槍,你可以很用力很用力地將它往前扔,但它是否可以飛得更遠,或甚至是否得到達我們預估的目標,當中還要看時間、風向、角度等,其他種種阻力許可。正如用愛情做出發,你可以愛得很用力,但最後是否能安全降落在幸福裡,可能和我們當初預料的不一樣。」
  小寒回憶道,〈拋物線〉花了一年時間創作。「我有這個問題,越喜歡的旋律,越寫不出來。旋律好聽的話,我會把它當作電影配樂,常常放在耳機裡聽,聽久就會潛意識把demoTanya隨口哼唱當作一種語言,造成先入為主局面。習慣了反而更難寫,有點像作詞人改編或重寫歌詞時,很難推翻原有歌詞的感覺,即使她在demo裡也只是嘟嘟、啦啦隨意哼唱的字。」
  一般流行歌曲多在主歌寫景,副歌以對話方式帶出歌曲主題,像是小寒寫給張惠妹的平常心〉即是一例;〈拋物線〉則以相反方式呈現。對此,小寒敘述,這是旋律本身給她的感覺。「詞人往往喜歡在主歌加入場景,好像電影總會在開始的第一幕中,急著想告知觀眾這個故事發生的地點、時間一樣;而在副歌使用口語化的方式來將主題說出。我一般也是。但拋物線反過來,因為曲子主歌旋律一直重複,字數又少,好像一個人自言自語;到了副歌旋律才展開,給人詩意感覺,適合使用比喻和意境描寫。」
  〈拋物線〉不啻是小寒突破自我創作技巧的代表作。然而,她當時對這樣在她口中所謂「冒險」的寫法也相當戰戰競競。難免有些擔心,因為我使用了兩個文字工作者的『大忌』,一、主歌部分非但沒有做場景鋪陳,還使用極簡單的文字,難免擔心同行眼光,以為我缺乏詞藻。二、〈拋物線〉是一個數學名詞,擔心文科生不懂,擔心理科生排斥,也擔心主題太『冷』。我感到極為安慰的是,大家都似乎不在乎,反而表示喜歡。表示我冒得險、擔得心,是值得的。小寒表示。
  的確,小寒的擔心是多餘的。〈拋物線〉深入淺出地營造出都會男女在情愛裡的反省與反芻,把冰冷的數學名詞加添人情味,對蔡健雅或是小寒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代表作。
  小寒目前跟黃韻仁、林倛玉一起在新加坡成立Funkie Monkies Pop Music School開班傳授寫詞技巧與竅門等課程,第三本新書也將要出版。七度榮獲新加坡金曲獎最佳本地作詞的她,對於歌詞創作仍充滿熱情。她對有心創作的年輕人信心喊話,唱片或書籍銷量下滑,其實只是人們對硬體需求量下降。「人們依然是需要故事、音樂。大家都需要從自己的世界暫時逃脫,獲得力量、得到紓解,甚至安慰。難過時聽很慘的歌,要麼會讓你哭得死去活來,把淚水統統哭完後,加速康復;或讓你想,咦?其實世上有人比我可憐,我哭什麼?」
  小寒認為,市場還是有聽眾和讀者,只是提供故事和音樂的管道多元化而業者目前還沒找到適當途徑來將這些瀏覽率「金錢化」。「做唱片和寫書得到的回報減少,並不代表聽歌的人減少,或聽、看故事的人減少,大眾對創意的需求還是很高的。」
  小寒也提醒,創作不應該是為金錢上的回報,創作應該是一種獨有觀點和情緒表達。不是所有人生來就有創作的能力。或每天有滿滿的,能被轉化成文字、音符、圖畫等的創意。她認為,創作是一種天賦,管他有沒有金錢回報,只要開心,就應該去做。她比喻,正如你愛跑步,是因為跑步本身,而不是因為跑步能替你賺錢。小寒打趣說道:「想寫就寫。其他的,管他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