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 星期五

達爾文-失敗是為了促使我們都進化成更好的人

作曲:蔡健雅 作詞:小寒 
演唱人:蔡健雅
編曲:黃中岳
製作:蔡健雅/鍾成虎
收錄專輯:Goodbye & Hello
出版時間:2007
出版公司:亞神
受訪者:小寒
採訪撰文:王景新

  流行音樂歌詞大多感性地描寫風花雪月,因而曾有靡靡之音的說法;2007年,小寒作詞的〈達爾文〉,以提出進化論(theory of evolution)的已故英國生物學家達爾文(Charles Darwin)為名,以理性角度陳述,愛情法則講究適者生存的道理。理性而溫暖的〈達爾文〉為蔡健雅(Tanya)歌唱事業再下一城,也讓小寒連莊新加坡金曲獎最佳本地作詞獎肯定。

  很多人都好奇,小寒與蔡健雅這對華語歌壇詞曲最佳拍檔的合作模式。作詞人小寒描述,早期和蔡健雅合作的作品都是詞曲一起被選中的。「後來,我們各自太忙,所以沒有再繼續做demo,只好等到她的曲被選中後,唱片公司才來找我填詞的。」

  小寒透露,〈達爾文〉的創作過程,她詼諧道:「其實還蠻害羞的!」彼時,小寒和蔡健雅很迷戀陳奕迅(Eason),一直想為他寫首歌,希望有一天能和他有那麼一點的交集。「於是2006年的某一天,Tanya睡醒寫了一首叫〈Ease on〉的曲子,ICQ寄給了我。我興致勃勃地開始動筆,陳奕迅給人很有內涵的感覺,於是決定寫一首很有道理的歌詞給他。我一直都唸生物,對進化論有些認識,所以就把『失敗是為了促使我們大家都進化成更好的人』這想法,一廂情願地寫進去。誰知道他hold了歌,等不到適合的專輯概念而沒有唱。Tanya後來加入亞神時,認為這歌跟她那時處於goodbye and hello的生命點很有關係,決定拿回來自己唱。」

  已經七度掄元新加坡金曲獎最佳作詞的小寒,難免也有一些不如意的時刻。「至今我依然有被退稿的經驗。很多時候是因為專輯概念半途改了,也有些是因為其實唱片公司已經有了一首好詞,找多一些線上的作詞人只是為了看看有沒有更貼切的作品。因為創意比稿,沒有被選中的作品是沒有費用可拿的,若不用平常心對待,或許會感到很氣餒。我沒有『回收』歌詞題材的習慣,被退回來的稿,我一概刪除掉不再重用。」

  〈達爾文〉歌詞提及學會認真,學會忠誠,適者才能生存幾乎已成當代都會男女的愛情法則與金句,彷彿也訴說了小寒的人生觀、愛情觀。小寒指出,認真和忠誠不僅是對愛情關係重要,對一個人一生的任何一件事、一段關係都重要。「我的愛情觀其實不特別特別,我是所謂『old school』派的,也就是比較傳統的那種作風。我堅信為了值得對方愛,自己也要不斷地進步。我們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年代的人,家中有什麼壞了、破了,第一個反應就是補和修,我就是這種人。關係有問題,我會提倡反省和補救,而不是像現代年輕人一樣,壞了,就丟唄。」

  不過,小寒也分析,其實〈達爾文〉原本不是寫愛情的,而是寫她自己的成長。「為了讓它聽起來像情歌,才加入『被愛篩選過程』這句話。我小時候哮喘,因此全家人都溺愛我、凡事都讓我,結果少女時代的我非常驕縱、非常刁蠻,不懂得尊重別人。我十八歲有一次對我外公不禮貌,被我媽賞了一巴掌。對於從未被母親打過的我,那一巴掌非常疼。更糟的是,最疼我的外公在那件事發生的隔天中風,就一直沒有醒來。我的高校考試是在他的病房外唸的。那時我才想到,這是生命給我的懲罰。我人品太糟糕了,所以命運要來奪走我的親人,我必須好好振作,做一個更好的人,這樣我才可以為別人,和自己帶來幸福。」那天起,小寒無論做什麼事,都盡量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做什麼事,都盡量多些耐心和善心。

  小寒說,〈達爾文〉算是對她一個時刻的提醒。「不僅如此,它也對我的寫詞生涯來說是一首很重要的歌。2008年,我以〈達爾文〉入圍台灣金曲獎最佳作詞。雖然沒有得獎,但能入圍,對我這個英校畢業的新加坡病毒學者來說,是一分莫大的鼓勵。」


  小寒不算是非常多產的作詞人,但是幾乎首首佳作,多能同中求異、異中求同。甚至是台灣、新加坡金曲獎等音樂獎項入圍與得獎常勝軍。她幽默自嘲,寫詞很慢,因為對自己要求很高。「技巧要好,題材要新。要好看、好唱、押韻、好聽、有意義、樸實動人…,我猜我很幸運吧。我的腦袋好像有點搭錯線,老是有些奇怪的點子跳出來。所以不是我故意同中求異,而是我的腦子有點問題。如何異中求同,則是要多參考別的優秀作詞人作品,看看那些感人至深的歌詞究竟說的是什麼題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