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夜盲症-期盼心愛的人夜夜在身邊的弦外之音

作曲:蔡健雅 作詞:小寒 
演唱人:蔡健雅
編曲:黃韻仁
製作:黃韻仁/蔡健雅
收錄專輯:陌生人
出版時間:2003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小寒
採訪撰文:王景新

  歷年華語歌壇有部分以疾病命名的歌曲:〈感冒〉、〈發燒〉、〈打噴嚏〉、〈憂鬱症〉等,都是常見的歌詞創意;2003年,小寒作詞的〈夜盲症〉,匠心獨具把罕見疾病夜盲症入歌,果然也讓這歌的評價至今不衰,當年也榮獲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十大優良單曲等肯定。

  作詞人小寒敘述,〈夜盲症〉和多數她和蔡健雅(Tanya)合作的模式一樣,先有曲,後有詞。「Tanya的曲子一般都只是一把吉他或鋼琴加她的聲音,『嘟嘟嘟』地半哼著。我就照這個版本來寫,然後她才會做一個編曲比較完整版本。這首歌跟〈歸屬感〉同期,是Tanya一起放進同一個MD交給我的兩首歌。寫完了她就錄成demo,交給版權公司。版權公司後來將〈夜盲症〉交給華納唱片,供Tanya案子挑選。聽說,這首demo在華納唱片開案時,弄哭幾個壯漢。」

  當被問到以罕見疾病〈夜盲症〉入歌的創意發想來源,小寒打趣地說:「這是一個錯誤造成的。」原來,她攻讀博士一年級時,為了要減肥,常常餓肚子。「我不愛吃肉,也不愛吃紅色的食物,比如:番茄、胡蘿蔔等。結果老人家為了要嚇嚇我,就告訴我說,再不攝取足夠的維生素A,我就會患上夜盲症。」但小寒唸科學,注重理性思考。「我其實打從心裏就不相信,在這個豐衣足食的年代裡,城市人是沒那麼容易患上夜盲症,但潛意識中,當時發花癡的我,總覺得夜盲症是種浪漫的病徵,因為心愛的人就會夜夜留在身邊照顧你。」

  小寒也深度自剖、幾近告白式的揭開她創作〈夜盲症〉不為人知的脆弱一面。她表示,那時生活裡,她是個大女人;在愛情裡,突然就變小女人了。「寫這歌那年,我先生還是醫院裡實習醫生,沒幾天就值晚班,不能陪我搭公車回家。因為住得離學校很遠,半途必須要轉好幾趟巴士才能到家。就在一個冷颼颼的晚上,我發現我看不見巴士路線的號碼、路牌,當下手足無措,完全不知道怎麼回家,沒有手機也沒有零錢可以打電話求救。我就祈求著,他能在我面前出現,視線模糊的我就這樣吹著冷風,仔細地聆聽風有沒有將他的腳步聲送到我耳朵裡。結果坐等了一個多小時,等人沒等到,反而在腦海裡寫完一首〈夜盲症〉。」

  小寒自述,至今依然到了晚上時,視覺就會變不好。「有人說是近視的問題,有人說是心理作用。而我卻說,那是『靈感』。

  小寒也分析〈夜盲症〉寫詞技巧的韻腳呈現。主歌部分還有押「點」、「現」、「天」,押得比較鬆。「我和王力宏合寫的〈Everyting〉主歌部分是我寫的,那才是故意不押韻的,是力宏要求的。」小寒指出,不受押韻的限制,作詞人有更多可以選擇的文字可以用,可以更好地交代故事和劇情。「可是沒有押韻的歌詞有一個問題,除了感覺不夠完整,歌手背起歌詞也會比較困難,因為沒有一行歌詞的最後一個字的韻腳提示,演唱會時會很容易忘詞。」說明了押韻與不押韻各有利弊。

  華語歌壇歷年來都有所謂的詞曲「黃金組合」、「最佳拍檔」,從早期的小軒、譚健常;楊黎蘇、吳大衛;陳樂融、陳志遠;林秋離、熊美玲;姚若龍、陳小霞;鄔裕康、郭子;再到劉思銘、劉志宏;林夕、王菲等。近十年,〈夜盲症〉、〈歸屬感〉以降,非小寒、蔡健雅莫屬。小寒目前共榮獲七次新加坡金曲獎最佳本地作詞肯定,當中就有五首是跟蔡健雅合作。對此,小寒謙虛地說:「其實我也沒有想過這一點。我當然很感激Tanya的信任。我們並不是那種時常聯絡的好姊妹。但我們一見面就會聊彼此的生活中發生的事情,所以我能夠感應她寄過來的旋律中想傳達的情緒;而且或許我們兩個最基本的性格蠻像的,所以我知道怎樣的字眼比較貼近她自己,還有旋律該有的口吻。」在在都證明這對君子之交的好姊妹,是當代華語歌壇最美的驚嘆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