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6日 星期二

再見一面-一期一會全真情

作曲:凃惠源       作詞:何厚華
演唱人:李玟
編曲:凃惠源
製作:凃惠源、李玟
收錄專輯:今天到永遠
出版時間:1999
出版公司:SONY唱片
受訪者:凃惠源、何厚華
採訪撰文:李淑娟

〈再見一面〉是美聲歌后李玟經典情歌之一,對身兼作曲編曲製作的凃惠源而言,這是九零年代台灣唱片全盛時期當面溝通、在錄音室兩天作業完成的美好創作;作詞人何厚華李玟的人生,也有無數次的〈再見一面〉。

「當時李玟希望寫一首慢歌,我們在汐止強力錄音室聊一下方向,她希望是能發揮嗓音特色的美式情歌,不要太密的歌詞。當時作曲和編曲同步進行,因為錄音室有租金的壓力,所以我們一邊編曲、一邊現場修改,Demo甚至是李玟親自哼唱。」雖然經過十八年,凃惠源仍記得當時新歌發表會在南港101舉行,李玟現場演唱〈再見一面〉時,自己彈鍵盤伴奏。

凃惠源一聽歌手需求,就可以立即創作的才華從小養成。小學一年級時,看到班上女同學因為學鋼琴,居然可以早上十點才進教室,羨慕之餘開始學琴;小學三年級到YAMAHA功學社學電子琴,開始參加音樂演奏比賽;國中時,為了考上當年是五專制的國立藝專音樂科(現為國立台灣藝術大學),跟著知名的音樂教育家許常惠教授學習理論作曲;進入國立藝專後,為學姐黃韻玲參加《金韻獎》的「四小」組合伴奏、也開始在各地現場演出表演。歷經「幻眼合唱團」第一代鍵盤手、跟著庾澄慶製作1986年《傷心歌手》到1989年《讓我一次愛個夠》專輯、後來轉往齊秦的「虹工作室」,不斷累積以流行音樂表達各樣情感的實力。

張惠妹1996年出版的首張專輯《姐妹》,凃惠源作曲編曲的〈剪愛〉是最後一首交稿的作品。原本以為已經截稿,沒想到人在香港為出道選購衣服的張惠妹聽了非常喜歡,飛回台北補錄〈剪愛〉。〈剪愛〉跟1997年〈聽海〉並列為張惠妹凃惠源幕前幕後攜手的兩大經典情歌。張惠妹李玟庾澄慶的歌聲,也讓凃惠源的音樂被中國聽眾熟知;在二十一世紀韓國娛樂勢力成為強勁潮流,凃惠源也先後為韓星黃致列鄭淳元金鍾國克拉拉製作專輯。

時代脈絡不斷轉變,凃惠源依然是流行音樂掌舵人。

而創作出四百多首歌詞的何厚華,每一首歌都有他與歌手的故事。

當年剛赴 SONY音樂擔任EPIC唱片國內部監製,希望李玟以「音樂詮釋者」的角色,演譯一段分手波濤過後,期盼舊愛安好的心情。「還記得當時,參加新工作組合兩天一夜員工合宿,離開春天酒店開車回家時,創作概念已經成熟,邊開車就完成了歌詞。」

猶記得李玟1994年初來台發展,剛好和何厚華當時所打造的歌手孫耀威住在同一家飯店,李玟何厚華有了共同的友人與情誼。後來為李玟操刀《今天到永遠》專輯,本來避嫌不敢推〈再見一面〉,但因為李玟媽媽都非常喜歡,堅持選為主打歌。2005何厚華治癒鼻咽癌後復出主持廣播,正逢李玟宣傳第二張英文專輯,特別邀請李玟上節目敘舊。聽到何厚華用這首歌迎來兩人的重逢,李玟頓時哭著說:「我每天全世界飛來飛去,很少有你的消息,在來電台的路上才聽同事說你生病的事。」那以後,何厚華李玟北京又再相見;凃惠源KTV也常選唱〈再見一面〉。兩位創作人都說:「九零年代真是台灣唱片趣味盎然的時期。」凃惠源回首:「當時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會不會通過時間差的考驗。」

2015年,凃惠源銘傳大學廣電系教授「流行音樂製作」,讓全班同學製作一張《我們的小故事》專輯,還報名參加金曲獎。他說:「現在的年輕人想寫歌,起點方式跟我們完全不同,只要上網搜尋就有樂譜,根本不用找老師,可是唯有實際創作,才會有效率成果。」

中原大學台藝大任教的何厚華說:「我們是台灣流行音樂界從企畫進入製作的第一批人,現在的年輕人沒有機會從實務案例學習。人們問我寫歌詞可以教嗎?可以學習嗎?我總是回答:帶著你的材料、人生故事和文字基礎來!」

音樂和生命旅程最後無法分割,〈再見一面〉必有真情體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