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上弦月—單純的溫暖與感動

作曲作詞:方文良
演唱人:許志安     
編曲:吳慶隆 
製作:周治平
收錄專輯:甲乙丙丁
出版時間:1997
出版公司:福茂
受訪者:方文良
採訪撰文:梁岱琦

月總有圓缺,缺的時候期待它圓滿,圓滿時學著感謝!方文良在與家人分隔兩地時,心有所感寫下〈上弦月〉。在他的記憶裡,小時候常聽著媽媽從日本帶回來的黑膠唱片,裡頭有許多溫暖、可愛的兒歌,「我想寫一首這樣感覺的歌曲」。溫暖的詞意及朗朗上口的旋律,〈上弦月〉不但陪著方文良度過生命中的一段複雜期,更見證了許多分隔兩地的遠距離感情。

方文良回憶寫下〈上弦月〉的過程說,「那時正值90年代,唱片市場充斥著所謂狗血芭樂歌,其實我自己聽得、寫得都有點膩」。當厭倦坊間的流行歌曲時,方文良偶然間,聽到張學友「雪狼湖」音樂劇裡的〈不老的傳說〉,被這首歌優美和童趣的風格打動,想起了自己從小聽的歌曲。方文良透露,因為母親留學日本,帶了許多兒歌的黑膠唱片回來,裡頭有好多非常好聽的歌曲。雖然他已經長大成人,但這些兒時的旋律,卻始終留存在他的腦海裡,成為美好的回憶。

〈不老的傳說〉喚起方文良的兒時美好印象,加上當時家裡的狀況有些複雜,他和家人分居台灣和日本兩地,空間的阻隔讓方文良想寫一首講述想念的歌曲,於是誕生了〈上弦月〉。

「世界上有很多事是兩面,好的、壞的互相交纏著,就像月亮有盈缺」,方文良解釋著,「也因為有了不完美,所以,我們可以期待更好、更完美」。分隔兩地的家人、朋友或是情侶,望著同一個月亮,月缺時期待月圓,月圓時不忘感謝,方文良強調,「我喜歡我的作品能帶給聽的人,一點希望、一點溫暖」。

只是〈上弦月〉簡單的詞意,一開始並不被唱片公司所看好。方文良從早期開始,創作都是詞曲自己一手包辦,因他習慣一句詞、一句曲,慢慢地寫完一首歌。不過,歌曲到了唱片公司手中,常因不同的市場考量,找人重新填詞,〈上弦月〉最初的遭遇也是如此。

一開始,唱片公司也找了許多業界的作詞人,試著幫〈上弦月〉重新填上歌詞,幸好當時的唱片製作人周治平覺得,還是原詞最貼近原曲,在他的堅持下,〈上弦月〉得以保留方文良最初的歌詞創作。

屬於小品的〈上弦月〉,也不是專輯的主打歌,卻文火慢熱般地,悄悄地從專輯眾多歌曲裡脫穎而出,成了許志安最膾炙人口的歌曲,〈上弦月〉簡單清新的風格,也成功為他樹立了「暖男」的形象。

〈上弦月〉出乎意料,在市場上獲得熱烈反應,方文良不諱言很意外,這樣的經驗也讓他體悟到,「一首歌曲的誕生,是有他的生命的,他會自己找出路,找到屬於自己的主人」。

許志安唱紅了〈上弦月〉後,許多案子都指名要方文良,寫出類似的作品,他舉例,如〈孤單北半球〉、〈六色彩虹〉、〈101封情書〉等都是。不過,方文良不想讓自己被界定在同種風格裡,他清楚K歌仍是市場的主流,他自信自己有能力駕馭這塊,所以也有如〈手放開〉、〈淚崩了〉等這類的主流情歌作品。

曾有人告訴方文良,〈上弦月〉伴著他與另一半,度過兩、三年遠距離戀愛的時光,〈上弦月〉讓方文良感受到歌曲的影響力。從小就喜歡音樂的他,曾經幻想有一天,能在電視或廣播裡聽到自己的歌曲,十多歲就嘗試音樂創作、四處投稿,也果真寫出如〈上弦月〉這般被喜愛、並溫暖人心的作品。方文良鼓勵有心想朝音樂創作這條路前進的年輕人,要相信自己,「一直聽、一直寫、一直看、一直感覺」。當覺得累時就放空,等充飽了電再上路,如此不斷地循環,「直到不再喜歡音樂為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