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棋子-舉手無回弈棋古語妙喻情愛困境

作曲楊明煌 作詞潘麗玉
演唱人王菲
編曲屠穎  製作楊明煌
收錄專輯天空
出版時間1994
出版公司福茂
受訪者潘麗玉 / 屠穎 / 黃桂蘭
採訪撰文王景新

  1994年的華語音樂市場,畢竟仍是相對保守的年代。王菲《天空》專輯第一波主打歌採用了沒有副歌、實驗性質極高的〈天空〉。第二波主打歌〈棋子〉是一首俗稱的「芭樂情歌」,但是這是一顆有新意、有創意的好芭樂,二十年過去了,仍未腐敗,依然清新,值得讓人回味再三。潘麗玉延伸「觀棋不語真君子,舉手無回大丈夫」這句大家耳熟能詳的古語,寫下「舉手無回你從不曾猶豫,我卻受困在你手裡。」以擬物法把人比作棋子,並轉化弈棋古語,妙喻成情愛困境,加上已故製作人楊明煌有記憶點的曲子,加乘屠穎濃烈而不灑狗血的華麗弦樂、不喧賓奪主編曲。最後王菲以節制又充滿情感張力的歌聲呈現,輕易地收服每一雙挑剔的耳朵;不只是王菲傳唱度最高的情歌之一,也是華語樂壇歷年來評價極高的一首單曲。

  作詞人潘麗玉表示,〈棋子〉先有詞、才有曲,歌詞是由她筆記本中一句「我不是你眼中的將領,卻是不起眼的小兵。」發展而成。她說,那時在福茂唱片當企劃,沒什麼時間寫歌,只能運用下班時間嘗試創作歌詞,包含走路、等車等瑣碎時間,只要一有靈感,她馬上用筆記本寫下來,「甚至有時候半夜醒來,忽然有想法,也會起床寫筆記本。」〈棋子〉最早,就只是她筆記本中的一句話,某個時分的心靈感觸。「我平常個性很愛搞笑,但是一寫起歌來就變得比較沉重。」潘麗玉笑稱,這樣的反差,或許也導致她很少寫快樂的歌曲。

照片攝影:岳碧輝
  
    1994年,還是王靖雯的王菲來了,王菲第一張《迷》多是翻唱已發表粵語歌成國語歌,加上原創的〈我願意〉等,《迷》成功打響王菲在台灣的知名度,乘勝追擊的第二張《天空》花了更多心思企劃、收歌、製作。

  專輯中廣邀黃舒駿、許常德、王中言寫詞,黃桂蘭寫出了〈天空〉、〈影子〉,潘麗玉則想起她筆記本裡那句「我不是你眼中的將領,卻是不起眼的小兵。」把人擬物作棋子的佳句,福至心靈地寫出了〈棋子〉,再交給楊明煌譜曲。

  「楊老師用三拍寫曲,沒想到理性又帶了情緒化的三拍旋律,把歌詞賦予很大的生命。優美旋律讓『領域』『戰局』『陷阱』『困境』等對句更被凸顯出來,讓文字從棋盤跳脫出來。」潘麗玉笑說,〈棋子〉demo帶由楊明煌以女key演唱,「第一次聽嚇到,覺得楊老師唱女key怎麼這麼可怕,聽第一次沒感覺、沒辦法融入;聽第二次,覺得這旋律太美、一定會中。」

  潘麗玉表示,〈棋子〉也有個小插曲,潘麗玉原本歌詞是寫「我沒有決定輸贏的權力」楊明煌把「權力」二字改成「勇氣」「後來,周華健重唱〈棋子〉,他覺得「權力」「勇氣」適合,問我可不可以改,我說當然可以,因為我原本就是寫「權力」。」周華健1996年的版本也成為〈棋子〉歷年重唱版本中,最「原汁原味」。「楊老師也要我修改〈棋子〉最後兩句歌詞,我是到王菲快錄音才把最後兩句改成『舉手無回你從不曾猶豫,我卻受困在你手裡』。如此收尾,彷彿也讓〈棋子〉有了完美的句點。

  「將棋盤上『觀棋不語...舉手無回...』字句化入歌詞,則是我給潘麗玉的建議,因此她再寫出第二版。」《天空》專輯企劃統籌黃桂蘭說。

  黃桂蘭補充道,楊明煌原本是把〈棋子〉譜成快板,「他很重視整張專輯的曲式配置,他覺得專輯需要這樣的曲式,是以配置的歌(非主打)在譜寫。但我看出〈棋子〉的可為,極力說服他改成慢板,更貼合歌詞意境。」黃桂蘭的建議,讓原本可能只是B面非主打的一首快歌〈棋子〉,翻盤成為A面第二首情歌,更讓這歌有機會能成為主歌之一。

  回首〈棋子〉,潘麗玉強調,「最要感謝黃桂蘭給我機會寫歌詞,她是我生命中的貴人。」她也勉勵對歌詞創作有興趣的後生晚輩們,寫歌詞先訂好歌詞主題,先有主題才不會閃,再來追求有想法、精彩的字句,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動筆!」

  編曲屠穎說,「這首歌的確在節奏上面的屬性,在以前是比較少見的,所以也費了一些心思讓這首歌不是那麼陳舊沈重,希望有些清新的元素。後來特別在LA還加上了弦樂團的襯托,更替歌曲加上了一些輕巧但是寬廣的感覺。」他也回憶起當年與楊明煌工作的心得,「楊明煌一直是很有音樂主見和能夠清楚溝通的一位製作人,和他合作一直是不用擔心其他,只需要放心力在音樂上就好。」
   
   當年主打〈天空〉加上〈棋子〉,讓《天空》專輯銷售量勢如破竹,一路從1994年尾賣到1995年。〈棋子〉的成功,也讓後來市場上,出現很多三拍曲式的歌曲,像是:〈獨角戲〉、〈都是夜歸人〉、〈心太急〉、〈是按怎〉、〈風鈴〉等,讓情歌的聽覺層次更加豐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