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沒有泥土哪有花-鳳飛飛大銀幕處女秀插曲

作曲:林家慶               作詞:林煌坤
演唱人:鳳飛飛
編曲:林家慶
製作:陳信義
收錄專輯:一片深情春寒
出版時間:1979
出版公司:歌林
受訪者:林家慶、林煌坤
採訪撰文:王景新

  已故的帽子歌后鳳飛飛唱過許多大家耳熟能詳的電影主題曲,1979年上映的電影《春寒》曲〈沒有泥土哪有花〉正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首,入圍了第十六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更重要的是,這部電影是鳳飛飛的大銀幕處女作。


  林煌坤回想,〈祝你幸福之後,和鳳飛飛更加接近、投緣,建立起深厚友情,才發現她不但歌唱得好,是歌壇天后級人物,也具有戲劇天分,「我就想鳳飛飛來演電影應該也不錯。」當年,好幾齣電視連續劇女主角都曾找上鳳飛飛主演,但都被媽一一擋下,「我好奇問阿鸞(鳳飛飛)為何不演?媽說:『演電視就完蛋,以後演電影沒人看。』」足見媽對愛女演藝事業的規劃,胸有成竹。

  終於,機會來了。1979年,春寒劇本完成,導演陳俊良跟製片王知政傷腦筋要誰來出演女主角,當時一線的電影女星林青霞林鳳嬌胡茵夢等都是考量人選;儘管也有屬意找鳳飛飛來演,但導演、老闆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怕被媽擋掉再加上江湖傳言鳳飛飛酬勞高,許多老闆一聽到就退步三舍。他們一見編劇林煌坤,突發奇想說:「你跟媽熟,去談一下。」林煌坤笑說,他不抱任何希望,把故事劇本講給媽聽,沒想到媽聽完後說:「這阿鸞來演不錯。」問題來了,媽首肯讓鳳飛飛演出,但酬勞怎麼算?林煌坤表示,當年某一線電影女星一部片酬兩百萬元最高,《春寒》出資的老闆當時就授權林煌坤,如果鳳飛飛願意出演,酬勞比該一線女星高五十萬元也願意,也就是兩百五十萬元以內都OK。就這樣,他問媽,要多少片酬。林煌坤說:「媽說:『我們阿鸞(林煌坤)很有緣,第一張唱片祝你幸福就一炮而紅;第一次演電影,酬勞一百萬元就好。』」比預期的價碼少了一百五十萬元,擔任交涉的林煌坤簡直樂不可支

  《春寒》由男主角梁修身、女主角鳳飛飛領銜主演,並由鳳飛飛演唱主題曲〈春寒〉以及〈沒有泥土哪有花〉等三首插曲。電影背景設定是日據時代的太平山林場伐木時期,劇中鳳飛飛飾演林場老闆的女兒,與梁修身所飾演的林場工人相戀,繼而深情約定一輩子要相守在煙雨濛濛的太平山翠峰湖畔。描述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愛情故事,林煌坤的歌詞就針對電影內涵所寫,運用轉化修辭,「泥土」「花」比喻男人和女人;「人在苦難中長大,風風雨雨不要怕」「愛在冰霜裡成熟,迎風飄逸多瀟灑」含蓄而不露骨地呈現了這段戀曲的波折考驗,是鳳飛飛早期相當具文藝氣息的歌曲

  林家慶表示,《春寒》除了主題曲〈春寒〉之外,有插曲〈悲歡歲月〉、〈愛〉,以及這首大家熟悉的〈沒有泥土哪有花〉。「很巧,這四首歌曲有三首是四分之三拍子的曲子,而這首〈沒有泥土哪有花〉就是四分之三拍子的歌曲,也是很容易朗朗上口的旋律。」當林家慶接到電影劇本以及這四首歌詞後,就研究怎樣來作這四首曲子,經過多次推敲研究後,決定了〈沒有泥土哪有花〉作曲方向,「它是一首很容易上口,而且很容易親近的一首曲子,看歌詞就知道它是首情歌;可是在那個時代背景之下,它是含蓄、艱辛的,所以後段出現鼓勵進取般有力道的詞句,鼓勵努力追求愛情,不怕艱難。」相較〈沒有泥土哪有花〉整首曲子平易近人,順暢而吸引人,林家慶自剖,《春寒》的主題曲以及其他的幾首曲子,歌唱時都需要具備某種程度的歌曲力,才能把它唱得很好。

  談起歌曲創作,林家慶說,無論是所謂淨化歌曲、電影歌曲、一般歌曲,或是他經常作的電視主題曲,「依我來說,並沒有所謂一定的格局,大部分的時候是先有歌詞的情況比較多,所以通常都是先研究歌詞、深入了解它的背景,讓歌詞的含義帶進入它的情景。」至於作曲使用的樂器,「嚴格講起來最理想的情況是,可以演奏旋律、同時也可以彈奏和弦的樂器是最好、最方便的;現在來講,鋼琴和吉他最理想,這裡所指的鋼琴是可以包含了現代各類型的大小鍵盤樂器。」

  作曲,有樂器來幫忙當然很多方便;若手上沒有樂器可用,還是照樣可以作曲。林家慶說:「因為我們嘴裡哼著旋律時,腦子裡就浮現一片情景,帶你進入了你的音樂世界。」而有時候也無法讓你選擇作曲時間或地點,「我曾經也有過在吵雜的咖啡廳裡頭完成作曲的經驗;也有一次,實在是來不及,就在往錄音室的計程車中把曲子完成。」

  林家慶盛讚,鳳飛飛電影演得很成功,而由她自己來演唱電影歌曲〈沒有泥土哪有花〉非常令人激賞,「唱片一推出,就以此曲為主打歌,很受歡迎,當時在大街小巷都可聽得到。」當年《你我他》雜誌舉辦讀者票選,林家慶也以這首曲子得到了最佳作曲人獎。「當年還沒有唱片金曲獎,而《你我他》的這個頒獎典禮相當盛大,在電視上也有播出。」

  〈沒有泥土哪有花〉曾入圍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林煌坤本身也因《春寒》入圍最佳劇情片原著劇本獎。林煌坤笑認他不在乎獎項,「我對提名一點都不care,金馬獎、金曲獎說要頒終身成就獎給我,我一口回絕。從年輕到現在就不喜歡,這跟我人生的tone調不合。」林家慶則感性地說,作出好曲子「是理想,更是上蒼賦予的擔子。

  官方肯定可遇不可求,但林家慶林煌坤的作品在市井小民間流傳的程度,幾人能比〈祝你幸福〉?常民的愛戴與傳唱,這就是詞曲作者最珍貴冠冕回顧這歌,搭上中美斷交後興起的一陣愛國風潮,在那風雨飄搖的年代,〈沒有泥土哪有花〉給予大眾有別於於政治宣傳八股教條的溫馨鼓勵,鳳飛飛的歌聲彷彿提醒觀眾:請別放棄追求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