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不管有多苦 - 那英改外放唱腔的內斂細膩情歌

作曲潘協慶 作詞丁曉雯 
演唱人那英 
編曲王豫民 製作丁曉雯
收錄專輯征服
出版時間1998
出版公司EMI
受訪者潘協慶 / 丁曉雯
採訪撰文王景新

由丁曉雯製作的那英《征服》專輯,無論在市場銷售與口碑都有很好的成績,甚至成為那英自己後來也無法再超越的顛峰。據丁曉雯自己說,那是一次天時、地利、人和的機緣,收歌、配唱順利。加上當時那英距上一張《白天不懂夜的黑》已有三年未發片,幾乎被唱片公司視為「鹹魚」,又是在將要違約前推出的專輯,因此當時的唱片公司並沒有插手管太多,讓丁曉雯放手一搏向兩岸三地音樂人邀歌,果然搏出了一張如精選輯般動聽精彩的專輯。

〈不管有多苦〉是《征服》專輯中一首悱惻纏綿的情歌。丁曉雯說,當時在收歌時,無意間聽到這首潘協慶的曲子,特別是副歌九個音符起伏堆疊的旋律,讓她有種彷彿是日本蕭(尺八)吹奏的荒涼淒美感受,就把這首動聽優美的曲子收進來;歌詞把那英的心情真實紀錄下來,訴盡情路坎坷仍無怨無悔的女人心情。「若你不是你,而我不是我,那有多快樂。」道盡公眾人物在面對愛情時,渴望回歸平凡的心聲。
潘協慶 老師  及 丁曉雯 老師

key的時候,丁曉雯笑說自己:「偷偷動了手腳,把歌多升半個key,好讓那英收著唱。」原來,在製作那英之前,丁曉雯就回頭聽了許多那英早期的作品,「那英很會唱,肺活量很好,用很外放的聲音來飆高音對她來說太容易了。」正因為多升了半個key,副歌「不管與你的路有多苦」才聽得見那英內斂的聲腔表現,「副歌那英唱得有點破破的、不完美,但卻反而逼出那種泫然欲泣的聲音表情。」

丁曉雯說,當時飛到攝氏零下十度的北京幫那英配唱,由於這張專輯原本就是設定以台灣市場為主,「我要那英唱歌咬字不要咬得那麼標準!」更自然的咬字符合台灣人聽覺習慣。「我也不要她當什麼都會女子代言人,就是一個很生活化、很自然的定位。」

潘協慶回憶,19971998年間,他已經是發了五張專輯,但都沒有大紅大紫的唱片歌手。前途茫茫未卜,低潮可想而知。某天,他依舊以日文哼哼唱唱的方式,完成了〈不管有多苦〉這首曲子。他表示,一首歌曲從詞、曲、編曲、製作,每一個過程都像是一種「再創作」,這歌每個環節都讓他相當滿意,最後出來的成品〈不管有多苦〉,讓他終於有了一首成功為他人作嫁的暢銷歌曲代表作,大約也從那時候開始,專心成為專職詞曲創作者。幾年前,潘協慶的胞妹潘美辰在中國大陸舉辦演唱會,找潘協慶擔任演唱會嘉賓,「我第一首想到的歌曲就是〈不管有多苦〉;上舞台,燈一暗,四周都黑黑的,這歌我差點唱不下去,太感動了。」

丁曉雯真實描述歌者戀情受阻的文字;配上潘協慶在低潮時哼哼唱唱的心情旋律;交給對歌曲領悟力極高的那英演唱;成就一首華語樂壇動人情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