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5日 星期五

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揮灑影像天賦,把歌寫得像部廣告電影

作曲:童安格  
作詞:楊立德
演唱人:童安格    
編曲:陳玉立凃惠源
製作:童安格殷文琦
收錄專輯: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出版時間:1989
出版公司:寶麗金
受訪者:楊立德
採訪撰文:葉俊甫

    想像在夜深人靜,扭開收音機傳來哀傷的情歌,揪著心只想向戀人質問「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的場景,是否曾是你有過的人生片段?

  「午夜的收音機,輕輕傳來一首歌,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在你遺忘的時候,我依然還記得,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這首由楊立德作詞、童安格作曲的〈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最先是收錄在1985年王芷蕾的《翩翩飛起》專輯中,後來1989年童安格重新翻唱,反而使這首歌翻紅,成為傳唱的經典情歌。

  作詞人楊立德回憶起當初為〈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填詞,的確是當時因西洋情歌〈Will you still love tomorrow〉很紅,唱片公司覺得可以按照這方式打造中文版,所以找童安格一起合作。楊立德回憶「當初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方向,應該是童安格先哼個粗略的旋律曲調,我開始發想填詞,最後交給他完成譜曲。」

  楊立德說,雖然裡面運用到了英文原曲中的歌詞,但他認為中、英文的語言運用畢竟不同,不能直接翻譯來填詞,「直接用中文翻其實很難聽,因為無法掌握住音韻,況且要用國語來唱,就應該要有中文味才行。」

  當時,身兼攝影、美術、導演多職的楊立德用影像思考如何填詞,長年在廣告界打滾的他,精巧設計〈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的場景,他笑說「遊走在不同工作場域,身為三棲的歌詞人,工作背景讓我比其他人有優勢,拍商業廣告要30秒、1分鐘把產品說清楚,歌詞可以有3分鐘的時間,這樣讓我有餘裕可以發揮。」

  於是楊立德把〈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打造成一支廣告作品,自稱「配合度高、速度又快」的他,沒花多少時間就完成作品,讓這首沒有使用繁複文字,卻讓影像栩栩如生在眼前流轉的情歌,輕易地就唱進每個人心底,緩緩地觸及每個人都曾有過的情感糾結。楊立德說「做為廣告人,我其實是把歌詞當成文案來寫,每個歌手都是產品,我思考怎樣透過商業操作來行銷歌手與音樂作品。」

    詞作等身的楊立德,後來轉戰大陸從事房地產行銷,大家最愛介紹他的方式就是「這就是寫〈親愛的小孩〉、〈明天你是否依然愛我〉的楊先生。」他才發現,那些年累積的諸多作品,竟成為兩岸流行音樂的共同記憶,他驚覺從海南島到烏魯木齊,有多少人聽著卡帶、手抄他填寫過的歌詞,度過一個又一個夜晚與人生階段,「我在歌詞中想傳遞的,透過音樂,在廣大的社會主義土地上蔓延,這些音樂回憶,充滿在聽我的歌長大的每個人身體中。」
   
    楊立德的作品,透過流行音樂的傳播,讓分隔多年的兩岸社會,以一種和諧姿態,早以沉浸在同樣的情緒當中,說他是最早用流行音樂和諧兩岸的的作詞家,串連了兩個時代、兩個地域、兩岸人民的情感,一點也不為過。

  他在大陸這些日子,深覺城鄉差距、親子關係的重要性,因此2015年,他落腳北京,開啟他的「院子計畫」,致力推動場所精神的實驗,建構空間整合起音樂、飲食、文學等,並建立組織訓練青少年經營文創基地,拉近城鄉距離,藉由打造最接近老百姓的飲食空間計畫,讓更多年輕人有機會可以成為老闆。在這個類似匯聚青少年的學習空間中,不只是餐廳,也是攝影棚、更是Live House,充滿著有機的多樣可能性。

  有著堅定宗教信仰的楊立德說,他要用創意,試圖去改變全球華人的生活品質。問他現在最重要的工作是什麼?他思考後認真地說「我認為,我的立場跟工作,其實是青少年公益義工。」 
  
  楊立德將他的過去包括攝影、設計、餐飲、音樂演藝、多元性別等多年積累的經驗都傾囊相授這群年輕人,只為實現心中堅定的理念,他說「我帶著理想主義打造這個基地。」

  2016年,楊立德也打算投入兩岸文化交流,他細數著故鄉台南的美好,要透過不同方式,讓更多人認識台南之美,談起新計畫,他的眼神閃耀光亮。身兼多重身分的楊立德,似乎永遠不得閒,他持續地用創意,行走在人生的道路上,在不同舞台上,展現屬於他的風采。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