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8日 星期五

王妃-用豐富的畫面感,找歌手的新口氣

作曲:李偲菘
作詞:陳鎮川
演唱人:蕭敬騰
編曲:Martin Tan
製作:阿弟仔
收錄專輯:JAM王妃
出版時間:2009
出版公司:華納
受訪者:陳鎮川
採訪撰文:葉俊甫

蕭敬騰從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扮演大魔王出道以來就備受注目,2008年加盟華納唱片後,首張同名專輯的前兩波主打歌〈收藏〉、〈王子的新衣〉,以及第二張專輯主打歌〈王妃〉,都出自作詞人陳鎮川的手筆,量身打造的作品成為蕭敬騰的不敗金曲。陳鎮川說「我寫歌詞的邏輯沒人教我,我通常不會特別寫意境,或是為歌手特別想一個意境,我比較回歸自己本業,就是從企劃、編劇的角度去思考,這個歌手此刻該說什麼話?說話的口氣該是甚麼?」


入行後做唱片經紀、電視節目、撰寫劇本,會開始填詞是個巧合。陳鎮川說當時福隆為金城武籌備專輯,他做A&R,但收來的歌曲連他都不滿意;於是有一天金城武經紀人姚宜君對他說「阿川,你不是編劇嗎?你寫寫看啦。反正現在也沒有。」抱著「反正寫了最差也就是不用」的心態踏出填詞的第一步。陳鎮川從金城武的角色定位發想,發現當時他被包裝成完美偶像,對歌迷來說,下一步就是希望能跟他談戀愛。「那時候想法真的比較淺層,但真的從公司角度來看,金城武就是要成為大家的標準情人。」

他用很生活化、淺顯易懂的文字填寫了〈標準情人〉,交稿後經紀公司覺得有點怪,一直遲疑要不要做這首歌,但沒想到提給唱片公司後,卻被選為第一主打,因為「唱片公司覺得替金城武找到了一種新的口氣。」陳鎮川說,「會找我寫歌的人,通常不會給我方向,他們有一點點把我當成寫詞的企畫來看待。」因此當初拿到〈王妃〉曲的Demo時,抒情搖滾的作品定位很清楚,他跟蕭敬騰的經紀人Summer討論,要如何替蕭敬騰找出新的可能性,「我覺得女歌迷不會喜歡形象太過乾淨的男生,蕭敬騰應該可以透過音樂,創造出更多的幻想。」

那時候的蕭敬騰,總唱著大起大落的激昂情歌,銀幕上呈現大多是木訥、乾淨、孝順、愛寵物、愛打籃球的形象。陳鎮川說,這樣的形象要為他直接寫一首過於跳tone的很怪,「於是我想像在音樂錄影帶中,蕭敬騰環繞在許多名模間,從他的角度描述對女性的迷戀,帶著一點壞壞的、野野的,充滿一種夜晚遐想的色彩,這也是蕭敬騰之前從來沒有碰觸過的主題。」

所以我們聽到蕭敬騰在〈王妃〉中,在搖滾的旋律間,嘶吼著「夜太美,儘管再危險,總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愛太美,儘管再危險,願賠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淚……」展現出了不同於第一張專輯的全新形象。不習慣困在電腦螢幕前一直寫詞的陳鎮川,笑說這首詞是在某個周日中午,在他家頂樓完成的,大概花了半天時間,而且在創作時「不知道為什麼,我滿腦子都是名模林嘉綺魅惑蕭敬騰的畫面,〈王妃〉就是蕭敬騰唱給林嘉綺的歌。」

陳鎮川說,落筆前,不管吃飯、睡覺、洗澡、上廁所都會一直反覆思考,要如何形塑歌手,「因此一有想法、一有畫面片段,我會紀錄在手機上,之後再組合成歌詞。」陳鎮川從小作文成績一向很好,他的小學老師曾對他說,「寫作文時,看到一個成語扣一分,好的作文,不能有太多的成語跟形容詞。」這句話他一直銘記在心,陳鎮川說,成語跟形容詞都是別人想好的,創作要用自己的口氣敘述,自己去形容眼前看到或是想像的畫面,那樣才是屬於自己的創作。

陳鎮川說,自己的歌詞作品愛形容畫面,他填詞的邏輯就是隨著畫面走,所以遇到需要修改作品時,他會配合,但他對於有時要修一、兩個字的要求感到頭大,「換字這件事對我來說比較難,因為我就覺得詞走到這裡,就是要用這個字啊!」他說曾有次要他修兩個字,「然後我改了半首給他們!」

陳鎮川說,不敢說〈王妃〉是代表作,但這首作品有點像他一路走來的創作過程,就是替歌手細心觀察下一步應該跟觀眾說甚麼話,然後透過歌詞創作,幫助他們找到說話的口氣跟角度,「我也許不是得獎型的創作者,但是我寫的詞,都是希望讓大家都聽懂,又能表現歌手這時候最想要說出口的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