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3日 星期五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小人物心裡的驕傲巨人

作曲:黃韻玲 
作詞:李格弟    
演唱人:趙傳     
編曲:Donald Ashley
製作:沈光遠羅紘武羅希
收錄專輯: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出版時間:1988
出版公司:滾石
受訪者:黃韻玲
採訪撰文:梁岱琦

這是一首改變了許多人的歌曲,趙傳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讓他嚐到一砲而紅的滋味,樹立了國語唱片企畫主導製作的模式,這首歌更改變了許多人,他們對自己缺乏信心,卻因聽到〈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鼓勵了自己,相信粗獷的外表也能有柔軟的內在;即使是小人物,內心也能是驕傲的巨人。

還是新人的趙傳,第一張專輯交由友善的狗唱片製作,黃韻玲記得,當時廣向各創作者邀歌,「但我一直拖到最後都沒交,於是就從其他作曲者挑剩的歌詞裡,選中了這首李格弟所寫的詞」。李格弟是詩人夏宇寫歌詞時的筆名,黃韻玲第一眼就被〈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這樣的歌名所吸引,「我看到這首詞時非常開心 ,覺得歌名取得太奇妙了,而且非常貼合趙傳給人的感覺」。只是,畢竟為詩人出身,李格弟不受傳統流行音樂的框架所束縛,不只文字宛如現代詩,更不講究一般寫詞者注重的韻腳和段落。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外表冷漠、內心狂熱,那就是我。
  我很醜,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一點卑微、一點懦弱,可是從不退縮。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白天黯淡、夜晚不朽,那就是我。
  我很醜,可是我有音樂和啤酒。有時激昂、有時低首,非常善於等候。」

黃韻玲拿著自己挑中的李格弟的詞回家,很快就把這段後來很多人耳熟能詳的副歌寫好了,然後才回過頭從第一句寫起。歌裡最主要的旋律決定了,不過,副歌以外的歌詞對黃韻玲來說,才是最大的挑戰。「我每一天看著歌詞的開頭,〈每一個晚上,在夢的曠野、我是驕傲的巨人…………,都不知道該如何下筆!」這些歌詞折磨了黃韻玲許久,李格弟不按牌理出牌的歌詞,讓先有詞、再譜曲的黃韻玲耗費心思,足足花了一、兩個星期,傷透腦筋後,整首歌才大功告成。

有過與不少作詞者合作的經驗,黃韻玲表示,「跟有些作詞者合作,會讓你很放心,他們總會把想講的畫面給你。但像李格弟這樣的作詞者,文字有不同的風貌,反能讓人用不一樣的角度,創作出新的局面。」繼〈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後,黃韻玲後來又與李格弟合作了另一首〈男孩看見野玫瑰〉,也是因為喜歡歌名,而選中這首詞。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不是趙傳的第一首單曲,早在《我有話要說》的電影原聲帶裡,他就曾與紅十字樂團演唱過一首歌曲〈最後一次沈默〉,黃韻玲已熟悉他的歌聲,「我知道他能唱高亢的歌曲」,在為他量身打造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裡,她特地以爆發力十足的副歌,讓趙傳高聲吶喊,表現出最好的一面。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從趙傳外在給人的感覺出發,歌曲成功強化他的個人特質後,不但為苦於找不到定位的趙傳,確立了個人風格,同時整張同名專輯《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也為80年代的國語流行歌壇,做了唱片企畫主導製作的示範,包括後來〈我是一隻小小鳥〉等歌曲,也都依循著這類小人物吶喊的類型,這樣的類型更成為趙傳個人音樂風格的標記。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推出後,獲得市場上的共鳴,不過,黃韻玲透露,趙傳並不是很喜歡這首歌,她曾到錄音室裡探過一次班,當時趙傳很排斥〈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這句歌詞,「畢竟沒有人願意被說醜」!但這首歌改變了許多人,曹格參加「我是歌手」第二季節目時,選唱了〈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當時特別找來黃韻玲幫他伴奏,曹格就曾對黃韻玲透露〈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對他影響很大。對音樂充滿熱情的他,出道前曾被許多人拒絕,出道後,外表又被質疑適合當歌手嗎?每當心情沮喪時,曹格總是反覆聽著這首歌,在〈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的激勵下,讓他更有勇氣,能夠始終堅持在音樂的道路上,不曾放棄過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